每個人都該有個可待的地方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如果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近年來我最愛的一個作家名為勞倫斯卜洛克。他是位類型小說作者(也是暢銷排行榜常客),筆下有五個系列,其中最讓我喜愛的,是馬修史卡德這位酗酒又戒酒的前紐約市警察私家偵探系列(好複雜的身分)。

而每次我在店裡想要喝酒時,總會想到他在1986出版,堪稱系列中最純粹寫酒吧的一本書,「酒店關門之後」。在酒店關門之後中,阿姆斯壯酒吧酒保Bilie Keegan跟馬修提到一首歌,歌名Last Call,Dave Von Ronk所唱,歌詞美,翻譯的也很美,網路上依然不難找到這首歌。

這是首清唱曲,乍聽之下你會覺得有點無趣,但是多聽幾回,就會聽出味道了。也難怪馬修在書中會叫比利不斷再放一次,放到把整首歌的歌詞都放進書中,連書名都是摘自歌詞中的一句話。

然後我就倒上了一杯Talisker 10年。

閱讀全文〈每個人都該有個可待的地方〉

不知不覺的往前走?

不知不覺,來到新公司也過了四個月多月。不知不覺,每天下班看中國的財經網站、日本共同社和朝鮮日報寫亞洲財經網摘,隔天清晨七點起床看CNBC、彭博、BusinessWeek、路透、WSJ寫歐美財經網摘,八點送稿的日子,也過了四個禮拜(還是更久??)。不知不覺,時間一直在走。就像我才記得我剛剛去看了秦小雅招待我們的SBL開幕戰,怎麼一晃眼,連冠軍戰都打完了?

S說,我的文章有溫度;V跟人家介紹我時,說我是個文青呢;其實我猜想我大概還是跟大四的我一樣,渴望著可以依賴而全心投入的人,遍尋不著,所以只好往文字上排遣。

09年Oasis來台時,Kok買新CD送的海報現在貼在我的牆上,好笑的是在去他們演唱會之前,我甚至沒好好聽過Oasis的歌,原因大概是身為一個吉他英雄的fans,怎麼可以去喜歡英搖呢?(但更好笑的是,我一樣有U2 CD,超愛Queen,The Rolling Stone,當然,還有The Beatles…)

但是現在他們在台北現場會上唱過的歌曲,我卻每首都耳熟能詳。
閱讀全文〈不知不覺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