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樂和神之雫

亞伯樂和神之雫

我在想什麼,又期待著什麼?

天氣變冷了,不再能夠像前幾週一樣,打個赤膊就上屋頂看星星月亮。又喝了三杯亞伯樂,在iPad上看了好幾本神之雫,怎麼樣也睡不下,批著剛從衣櫃拿出來沒多久的外套還是走上了樓頂。

Difi說,希望能有我的一點勇氣。一個跨沙漠,走西藏的女生口中說出來,我只好把這個當做一種極大的恭維。

是喝多了嗎?突然我想起了在八年前我在動工館前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下子喝掉一整瓶200cc行軍高粱的事情。彼時因為欣羨著在山上下不來裡面的碩儀從拍攝者變成被攝者那種顛覆,我讓阿布拿著我第一台DV拍著我從清醒到醉垮的短短一小時,而直到現在我好像也沒有勇氣去再看一次當時的自己。
閱讀全文〈亞伯樂和神之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