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喜歡張雨生

201606010 tom chang

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喜歡張雨生。

仔細想想,他走的時候才31歲,但是從他退伍之後,在七年之間,他寫了〈帶我去月球〉、〈自由歌〉,做了一張在1994年的臺灣國語唱片界只能用瘋狂來形容的《卡拉OK Live台北我》。

然後他做了《白色才情》、他做了《吻我吧娜娜》,他一手打造了張惠妹前兩張經典的專輯,然後做了他最後一張專輯,一張商業和實驗融合漂亮的經典:《口是心非》。

那個年代,根本不流行所謂的創作歌手。那個年代,國語歌曲的主流是男歡女愛是四大天王。那個年代,大家還期待他唱〈我的未來不是夢〉。

然後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音樂。

繼續閱讀

亞錦賽打不進12強,我們該補強的其實不是中華隊

認真看了一場球,認真想了一下這支球隊,有種很複雜的情緒(等等,你不應該是認真在看稿嗎)。

台灣的籃球跟棒球有個很大的差異,就是我們的籃球在國際賽場上幾乎沒有旅外球員的加持,也就是說,幾乎是我們國內的最高比賽賽事強度到哪裡,我們在國際賽事上表現就到哪裡。(我不說職業賽事,因為很可愛的SBL到現在都不把把自己當作是職業聯盟)

籃球跟棒球還有一點差別,就是在短賽季的賽事中,棒球是有可能在使用超乎一個級別以上的強投壓制的情況下鎖死對手,但是現代籃球幾乎不存在著這種僥倖。

繼續閱讀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狂徵人,你還在等什麼?

17409_10152652013426890_7079107853276598954_n

很久沒寫blog了。

這個部落格嚴格說來是從2004年4月開始(之前的文章其實是從別的地方轉過來),一晃眼,就超過10年了。

他帶給我很多樂趣和收穫,紀錄了很多我沒想過會是那麼重要的東西。

我竟然連續三年堅持下去寫了30天的夏日部落格傳說挑戰。我竟然可以在美國大暴走的21天中依然每天寫一篇文章含照片。我默默地在這裡紀錄我跟我爸的故事。

而又我何其有幸的在這裡找到了關鍵評論網第一個願意跟我們一起打拼的編輯。 繼續閱讀

我的所作所為,你會微笑嗎?

Vote

Photo Credit: H2Woah! @Flickr CC BY NC ND 2.0

一晃眼,Blog竟然停在八月而三個月沒更新。

忙,當然是;累,當然是;藉口,當然也是。只是許多時候念頭總是一轉眼就過了,是苦是累、是煩是倦,好像閉上眼躺下在太軟的床上幾小時,就要爬起挺著腰酸背痛繼續面對下一天。

阿邊這週常跟我說,你怎麼看起來那麼累。我總是楞了楞,苦笑的說,會嗎?就一樣啊。

聽了很多故事,看了很多文章,失去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事。

趕在出版前,看完了哲斌大哥的新書《父親這回事:我們的迷惘與驚奇》。我跟哲斌大哥原可稱網友,後來才終於有機會見上一面,但依然是神交時間居多。但不知怎麼,這本書可看的我感動莫名,心理想著著,大概也就是哪時候我會來上這麼一本。

因為你知道,這個部落格有個《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的標題是有原因的。

繼續閱讀

我想不到,你在Line上敲我的樣子

iPhone 5

九年了

這陣子,老媽好像比你更懂新科技了,不但用Line用得不亦樂乎,傳了一堆我都不知道哪裡來的貼圖,還用iPad追日劇、上Facebook幫我按讚、每次出門總是用那台Panasonic ZS3拍一堆照片,然後不再燒成光碟,而是直接用Line傳給我看。

然後我突然在想,如果你還在,在這波科技新浪潮中,又會是怎般光景?

畢竟,如果仔細回想,在你走前,你幾乎是我們家最「先進」的人。

繼續閱讀

我可以講馬修嗎?

lawrence block 一些朋友弄了個讀書會,其中一個朋友很熱心的問我,要不要去分享一下?我聽了之後楞了一下,想說我何德何能,可以跟人家說書?

骨子裡有種差點藏不住的戲謔,很想說,我只會講威士忌跟偵探小說,但稍微一轉念,覺得自己跟真正的威士忌達人和偵探小說大師相比又差那麼遠,這句話又吞回肚子裡了。

睡前翻了一下在死亡之中,有個朋友之前問我這是我第幾次看馬修?我想了想,大致上來說應該是第四次,但幾本比較經典的好像又有多翻幾次。好像我重看金庸那麼多次,但鹿鼎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射雕三部曲看的次數,肯定是比連城訣多出不少。 繼續閱讀

看了一些照片

半夜,看了一些照片,想起一些事情。

Spotify精選播放清單裡面有個Late Night Jazz,很適合一個人在家喝酒的時候聽,但你最好準備多一點「儲糧」,因為你會越聽喝越多。

很多人或事在這幾年變了好多,很多人和事這幾年也從來沒想過會遇到或發生。我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絕對的對或錯,但總是會有一種抑制不了的沉默,不知不覺的在我看文、看圖、聽音樂、喝酒、想事情的時候,默默攻佔瀰漫著我整個四周。

然後我什麼話都不想講,默默的思考著一些事情。或,其實可能也只是一種變相的自我沈溺和放空。 繼續閱讀

莫名的一個夜

回頭一看,那天聽著《給自己的歌》寫下的文章,一恍眼,原來已經三年多了。然後不知不覺,我又有了《山丘》在心中、腦中,不斷的嗡嗡作響,喃喃自語。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我又想起了唐諾在卜洛克在《酒店關門之後》的引言中的最後所寫,張大春逐字逐句翻譯〈Those were the days〉的那些歌詞:

老友啊,我們只是老了,並沒有更智慧

今年看的書不如預期,但本來看書也不是為了要滿足什麼KPI,於是在忙碌看不完我買的書的一半之餘,依然把卜洛克的好幾本書拿出來複習了一下,當然《酒店關門之後》顯然是不可不溫習的必修課。 繼續閱讀

Book Review:此時此地

更多有關 此時此地 的事情

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這本書看完。不是因為不好看,而是因為每次總是讀了幾頁,就要想一下。裡面有太多有意思的句子和想法可以反覆咀嚼,而最愛的反而不是旅行,而是那些對於生活的反思,關於愛情、關於親情、關於生活,以及,如同一開始《父後七日》所吸引我的:關於生死。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