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愛幻想–現在,很想見你

現在,很想見你

如果你是一個對愛情還沒有全然失望的人,那「現在很想見你」一定會打動你心中某一個角落。

這本書是徐瑛借我的,起因想來是在沖咖啡不知道提到了什麼,或許是他看我借他八百萬種死法太悶了,所以決定借我一本比較不那麼悶的書,即便是一本結局不算是喜劇的小說。

我聽她描述故事內容時,雖然混亂,但大概聽懂就是有一個男人的老婆死了,結果卻在某個雨季又回來了,因為她答應他和他的兒子,雨季開始時,她會回來看他們過的好不好,不過當然,她最後還是離去了。

死人如果這麼容易復活,那這本書應該是要歸類在純幻想類,不過市川拓司在結尾給了一個解釋說法,非常曖昧,幾乎可說是用硬掰的方式來解釋,不過這是只是作者的一本書,反正只要不像倪匡,每本書都用外星人來解釋奇異事件,對於一本重點在戀愛過程的小說來說,這或多或少應該是可以原諒的。

以下有雷,不過就算踩到,大概也不會減少閱讀上的樂趣。

作者的解釋非常無力,大抵上是用一個現在科技無法解釋的現象(超越時空),去迴避在現在科技比較確認的事實(人死不能復生,更何況預知自己雨季復生),不過時空旅行這種東西實在太難寫了,硬科幻難以自圓其說可能發生的歷史問題,所以只好用軟科幻的方式來呼嚨過去。

不過實際上,當我聽到徐瑛講這個故事大綱時,我就立刻想到了一部非常有名的棒球電影–美夢成真(Field of Dream),也就是我在之前職棒簽賭案爆發時提到的那部電影。

美夢成真,不會有人將其歸類到鬼片,但是裡面的劇情,卻無法用科學的角度來解釋,也無法歸類到科幻片,但即便劇情難以解釋,也不會阻礙喜愛棒球的人,看完這部電影時的感動,那電影最後父與子、幽靈與人之間詭異但卻充滿溫馨的簡單傳接球,不管什麼時候看,都會讓我感動得要命。

現在很想見你,有拍成電影,我尚未看過,雖然有點期待,但又害怕受傷害。小說中的澪,絕對不是一個絕世美女型的女人,小巧也非俊男,但在乍不起眼的外表下,又必須要讓觀眾能夠慢慢愛上兩人,感受到兩人內在的契合、愛戀和無可奈何。

這個小說結局並不快樂,但這是從一開始就應該知道。親人死了的悲傷,絕對不是一天兩天能癒合,但生死離別卻是生命自然的現象,玄妙的短暫聚首,或許能帶來快樂,但那卻是不自然的事情,失去摯愛之後的歲月,即便漫長、即便苦悶,但那才是人生。

小說頭尾其實並不重要,我們知道一個人死了,也知道她曾經彷彿復活過。重點是,巧為了幫助澪回覆記憶時講的他們兩個的愛情故事,那麼坦率、那麼執著、那麼純真,雖然你知道這在現實世界很難發生,但只要你還相信愛情,應該就難不被感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