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看導讀

很多人可能從來不看書前面的導讀,甚至可能覺得那純粹在增加書的厚度,不過對我來說,相較於內文袖珍許多的的導讀,卻是我必看甚至可能比本文還令我著迷的部分。

為什麼要看導讀

我相信很多人根本不看導讀,這我完全可以理解,畢竟買一本書,要看的就是書的內文,而非開場的引言,就像你出國去玩,就算導遊再會講,講得再精彩,挺多是引起你的興趣,也無法代替你去體會到一個陌生國度的真正樂趣。

但導讀之於我,卻不僅是那麼單純的東西。寫一篇好的導讀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不管是小說的導讀或散文的導讀都一樣難。

導讀不同於序文。雖然養成導讀的習慣之後,我同樣會開始看序,但大部分的序都不是非常好,主因可能在於序和導讀本身的意義不同。如果是自序大抵上不脫寫作起源或如我一般呢喃似的短文,如果是他序則以稱讚為主,用以吸引買家上門。少數如有論文等級的序文,也多半已在某雜誌或副刊上發表過後,拿來回收再利用,而這種會出現論文式序文的書則以文學小說或散文為主,過度誇讚的文章不見得會引起讀者的興趣,詆毀式的序文或許還能引起反叛式的喜愛。

和意義不大的序文相比,導讀的功用是替不熟悉該作者的讀者,給一個引導提示,這個引導決非必要,甚至也可說意義不大,但一篇好的導讀可以讓讀者除了該書的內容之外,還可了解那本書以外的知識,是單單看完一本書很難看出所以然的知識,是不看沒有損失但看了之後可以從書中獲得更多的文章。

愛上導讀

愛上看書前導讀,應該是從神主牌(註)詹先生所撰寫導讀的謀殺專門店叢書開始。詹店長的導讀,必須要在短短了四至五頁之中,將作者和作品之所以入選謀殺專門店的理由交代清楚,解釋其經典的意義所在,並適度的提示內容,以提高讀者繼續閱讀下去的興趣。

詹店長的導讀深入淺出,卻往往有淺嚐即止,令人搔不著癢處之憾,而另外有一位在導讀界同樣有名的前輩,和詹店長也是好朋友,就是同樣以推理小說導讀最令人嘆為觀止的謝才俊先生,不過他的筆名應該比較為人所知,唐諾。

聯想力行雲流水的導讀

唐諾的導讀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因為他往往會從和一本書幾乎沒關係的地方開始講起,然後講到最後還是和這本書關聯不太大。可是在過程中,你可以感受到這本書帶給他的意義、心得和所有莫名其妙的聯想。

我想他會寫出這樣的導讀,主要還是因為他近年來轉戰臉譜,和詹店長一樣為了推廣,所以開始為旗下推出的偵探小說寫導讀導致的結果。推理小說不同於一般文學小說,即便是謎題結構再過鬆散,在導讀中寫太多和內文有關的事情,都會或多或少剝奪了讀者的樂趣,所以對情節點到為止,甚至完全不提,變成為他導讀的中心指標,如此,多寫點作者的生平逸事好像變成最好的方法。

可是寫小傳如果是像在女法醫史卡佩妲系列這般只寫一篇導讀,放到全系列書中,好像還可以,但如果是寫他最愛的馬修史卡德系列,那樣每本都希望寫出不一樣導讀的書中,就不太合適了,總不可能真的為作者開始作傳,然後以書本導讀為連載的地點吧。

不說別的,光看唐諾能夠為每一本卜洛克的小說,從史卡德、柏尼、凱勒到譚納都寫出不一樣的導讀,而且每一篇都長到幾乎可成為短篇小說,你就能夠想像他必須要有多豐富的知識、多行雲流水的想像力和多令人驚歎的自得其樂。

我還真的愛死他的導讀

我看唐諾的導讀,基本上心態上已經跳脫了僅是導讀,而已完全當作在閱讀一篇文章一樣。看唐諾的導讀很過癮,你可以享受不用先知道故事情節,卻能投入閱讀情緒的快樂。唐諾很喜歡寫非常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會讓你以為他是以字數來賺稿費,甚至害怕他再不拉回來,可能真的就會新跑出一篇散文,但無論如何,我真的很愛他的導讀。

唐諾導讀中,我最愛的當然還是卜洛克系列,即便你不想看卜洛克的小說,我個人的建議還是可以去找導讀的『單行本』來看(超誇張,導讀還可以出單行本),即使你對卜洛克不熟也沒興趣,也可以從中獲得許多閱讀的樂趣。

導讀的渴望

一般來說,當我沒很長時間看書的時候,我會先把導讀看完,一方面可以解癮,另外一方面可以培養對這本書的期待和閱讀的渴望。

導讀對讀者並非必需品,但我總感覺唐諾的導讀給我一種開胃菜的愉悅感,害我在看盲眼刺客、地底三萬呎的時候都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一樣。直接開始本文並無不妥,但就像是去王品時服務生直接端出一盤厚如磚塊一樣的牛排,雖然牛排味道一樣精采,但卻少了點暖身和期待。

9 thoughts on “我喜歡看導讀

  1. cuty October 14, 2005 / 10:13 am

    hi. nice to meet u.

    看唐諾的導讀,確實有你說的快樂
    他不像某些文前.故事巧妙一筆勾盡
    那我還看書?

    甚至看著看著還會不甘心起來
    最近重讀800萬種死法
    就對唐諾的導讀存著酸腐的心(哀唷 我這小氣的心)
    tmd 為什麼他寫的貼切如斯
    像卜洛克跟他促膝長聊夜半.

    呵 也許這兩極吧
    蠹魚不就說:唐諾導讀
    好在心不在焉跑野馬;
    壞在據說一年寫五十幾萬字的導讀,
    那你真的每本書讀過了嗎?

    *題外話*
    史卡佩妲的導讀,我一直覺得第一字是錯字。

  2. cuty October 14, 2005 / 6:13 pm

    hi. nice to meet u.

    看唐諾的導讀,確實有你說的快樂
    他不像某些文前.故事巧妙一筆勾盡
    那我還看書?

    甚至看著看著還會不甘心起來
    最近重讀800萬種死法
    就對唐諾的導讀存著酸腐的心(哀唷 我這小氣的心)
    tmd 為什麼他寫的貼切如斯
    像卜洛克跟他促膝長聊夜半.

    呵 也許這兩極吧
    蠹魚不就說:唐諾導讀
    好在心不在焉跑野馬;
    壞在據說一年寫五十幾萬字的導讀,
    那你真的每本書讀過了嗎?

    *題外話*
    史卡佩妲的導讀,我一直覺得第一字是錯字。

  3. mario October 21, 2005 / 11:49 am

    後話先回,史卡佩坦的導讀,是整個系列都用同一篇導讀,所以我直接去推理星空那邊看了一下,第一句話是:「日前,我個人在Discovery 頻道上看過一支有關法醫和刑案的影片。」,看起來沒有錯字啊?還是書本上的導讀印刷有誤呢?

    有趣的是,即便是卜洛克本人來台灣時,唐諾也未和他促膝長談。兩場座談會中,平常少見談論卜洛克的楊照,在他當任主持人的場子中,和Larry顯得十分熱絡,而唐諾在自己的主場則沒有熱情感覺,他自己也說,對他而言,要了解一個作者的想法,最好從書裡面找,當面問他,反而不一定有什麼特別,不過如果是要簽名,當然還是要當面才行啊…呵。

  4. cuty October 22, 2005 / 10:57 pm

    果然
    他印成目前了

  5. cuty October 23, 2005 / 6:57 am

    果然
    他印成目前了

  6. cuty October 22, 2005 / 11:00 pm

    卜洛克訪台時,
    我才知道他的愛情故事

    對他書讀愈多
    愈把他當朋友

    這會不會有點怪怪的

    btw 謝謝你幫我印證喔

  7. cuty October 23, 2005 / 7:00 am

    卜洛克訪台時,
    我才知道他的愛情故事

    對他書讀愈多
    愈把他當朋友

    這會不會有點怪怪的

    btw 謝謝你幫我印證喔

  8. mario October 23, 2005 / 5:03 pm

    我想卜洛克會成為暢銷作家不是沒有原因的,很明顯他在應付讀者簽名、拍照、握手時的耐心,和劉德華這種明星沒什麼兩樣,毫無架子而且來者不拒,當然會讓讀者更為傾心。

    把作者當朋友應該不會很怪,尤其是一位第一人稱著作如此引人入勝的作家,就像在看他自己的故事一樣,當然會有交友之感。

    btw,不客氣,想來是我看書太過草率,才會沒啥印象,哈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