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到,你在Line上敲我的樣子

iPhone 5

九年了

這陣子,老媽好像比你更懂新科技了,不但用Line用得不亦樂乎,傳了一堆我都不知道哪裡來的貼圖,還用iPad追日劇、上Facebook幫我按讚、每次出門總是用那台Panasonic ZS3拍一堆照片,然後不再燒成光碟,而是直接用Line傳給我看。

然後我突然在想,如果你還在,在這波科技新浪潮中,又會是怎般光景?

畢竟,如果仔細回想,在你走前,你幾乎是我們家最「先進」的人。

繼續閱讀

2013父親節快樂

倒了一杯Everyday Red,差點想直接灑在地上。喔,我忘了你比較愛喝高粱和蔘茸,畢竟冰櫃裡面的行軍高粱也是你教我放的,而國中時幾乎每天晚餐的一瓶蔘茸,跑腿的也總是我。

不知不覺,又回復到2011年朝九晚一的工作情境,每次要到下午時即便灌了多少咖啡,我眼睛總是快睜不開,而總是要喝上第一杯威士忌或便宜啤酒時,我才切換到另外一個情境和另外一個高速檔。

企業或大單位在規劃未來時總是在想五年計畫五年計畫,而我每次經過家中飯廳倒水抬頭看到那張20週年全家福時,有時候總是會一邊倒水一邊楞楞地想,誰又能預知5年後的事情呢?

糟糕,我快要忘記你的聲音了。

我有很多我自己的照片,從小到大。後來我們有了智慧手機可以隨時錄影錄音,而我又幾次公開演講的機會,總是找得到自己的畫面和聲音。但,怎麼會,你我相處了25年,卻沒有留下一點點聲音畫面讓我回憶呢?

回憶總是當你永遠錯過的時候才會最為珍貴。而你當下從來也不會預想到原來需要留著當下可能會顯得彆扭的各種回憶。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II

幾個小時後,我就要去見你了。你期待嗎?還是跟我一樣,即便已經八年了,怎樣都還是搞不清楚到發生什麼事情。

朋友說,你明天才要去掃墓,我看大概之後你又要寫一些很難過的事情吧。不好意思,我等不到之後,我前一天就搞不清楚我自己在想什麼,然後只好透過文字在回想到底這一切是什麼。

外面下好大的雨,如果是平常時候,我跟老弟大概光是把金紙點起來就要費上好多功夫吧。但一群人在那,我們可以很輕鬆的把這些紙啊、回憶啊,通通丟進爐中。

我累了,我猜你應該也累了。給我幾個小時,讓我想想,我該對你說些什麼吧。

我愛你,無論何時,我都可以說的出來的一句話。肯定。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I

每次去看你的時候,最後總是要在心裡問一下,你還好嗎?

當然,我們無法得知你好或不好,所以只好用最傳統的方式來發問:擲筊。

你知道,我從來不信這套,就像我寫給你的這十幾封信,其實骨子裡你我都知道,這是寫給我自己看的自我療程項目之一。

所以每當老媽要我去擲筊的時候,我總是一臉尷尬。畢竟,我壓根不相信這個。

但對於一個相信的人來說,某種程度上你是很殘忍的。

因為當老媽要呼喚我去擲筊的時候,通常都是弄老半天都擲不出來的時候。她總是半開玩笑但內心是無奈的說「你爸要看你(們)」。

然後當我心中非常抗拒的擲了之後,不小心丟出笑筊時,還要被念:「你看,你不認真,你爸在笑了。」

然後我心中所想的是,「更……你一定要這樣搞我嗎?」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

靈光

突然間,我瘋狂的奔走在急診室。

於是知情的朋友都問我,還好嗎?我總是帶著某種尷尬的感覺回應,還好,沒事。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奶奶隨時因為身體不舒服打電話給我,然後我跑去榮總急診室會合有什麼不悅或是麻煩。真的,一點也不。因為20幾年前我只要稍微喘一下,那時候對我來說有如Super Grandma的奶奶喊了台車我們就跑來空總了。

我哥說:「常常我早上起床時發現床上已經人去樓空了,因為奶奶帶Mario去醫院住院了,這時候爺爺一定會炒青菜跟肉絲豆干,因為那是他的拿手菜,除此之外爺爺就不會煮其他的菜了,因為他妻子的能幹已經剝奪了他在廚房的學習能力,接著我們爺倆就會在感覺空空蕩蕩的家裡吃晚餐,奶奶則會在晚間新聞時打來說Mario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繼續閱讀

又一杯威士忌

我拿起一杯威士忌
聞著香氣
彷彿透過金黃色的酒液
看去
你就會在那頭 慢慢 清晰
一飲而盡
灼熱的液體,緩緩帶來酒意
朦朧間,我想起了你

沒人知道 這一切的道理
不過大概也不重要, 說完 又一杯 威士忌
我沒得選擇 只能接受
於是在漫漫長夜 混著安靜和 Davis
還有Tears in heaven
想著 你的笑聲 和 是否有天堂

沒人知道 這一切的道理
不過大概也不重要,說完 又一杯 威士忌
沒人可選擇 你只能接受
於是在漫漫長夜 混著馬修和Jimi
還有Tears in heaven
想著 你的笑聲 和 是否有天堂

你在那邊

kenting
我點起一根煙,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你以前抽煙時候的模樣。是帥?是累?還是僅僅簡簡單單跟每個你和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一樣的平凡卻又幸福自在?

曾經,我一個月大概也很難見到你一次。你在飯桌上總是滔滔不絕的講著各式的故事。在老媽生日上,抱著她,訴說你這輩子最大的驕傲。

然後你在那個看來盛重的選美一般表演舞台上,不顧他人眼光的帶著大束的鮮花上台去擁抱親吻你心中這世上永遠最美麗的第一名和最愛。

我在台下,看得開心叫好,心中難掩興奮,差點想大喊說那是我爸媽。
繼續閱讀

我無法想像


(Photo Credit:gregwallaceink)

我一直無法想像,我失去了你,直到那天你一聲不說默默的走了。

我看海賊王582話,魯夫與艾斯,看到魯夫淚流滿面(那幾集他和一堆人動不動就淚流滿面)大吼:「艾斯他,死掉了對吧!?」於是在走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一直想著,那個你走去的那個地方,真的存在嗎?

我還是覺得沒有,於是覺得好空。

我想起今天早上看王建民客場出場小熊時,Wrigley Field場內牆上斗大明顯的Harry Caray塗鴉。即便小熊球迷再喜歡他,再懷念他,他也在1998年2月離開了這個世界,然後呢?我想不出來。

有太多的事情我無法想像。我想像不到這個世界少了你,也想像不到我離開這世界的那一日。當然也就想不到,我彼時會想什麼,而之後那全然的空,又會是什麼。

繼續閱讀

你會怎麼做?


忘了哪裡看到,男生都會需要一個role model,通常那個人都是父親。所以我老是想問你,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然後發現好像我們從來也沒有機會這樣好像man to man的聊過。

我好想問你,我該這樣做嗎?你沒有想過換工作?你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你為什麼會那樣義無反顧的去追老媽?你有跟他求婚嗎?當你聽到她懷孕時,你在想什麼?當你倒下時,你在想什麼?你會捨不得嗎?
繼續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