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在轉角處遇見–II

當我突如其然看到老爸毫無生氣的臉躺在我眼前時,我沒有掉淚,我想那瞬間,我還無法整理並反應出所謂難過的情緒。當我和幾個朋友及同事說起這件事時,我也沒有哭。但當我坐上了許久未坐的救護車後座後,那接下來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我的眼淚卻從沒來沒有停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