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一個夜

回頭一看,那天聽著《給自己的歌》寫下的文章,一恍眼,原來已經三年多了。然後不知不覺,我又有了《山丘》在心中、腦中,不斷的嗡嗡作響,喃喃自語。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我又想起了唐諾在卜洛克在《酒店關門之後》的引言中的最後所寫,張大春逐字逐句翻譯〈Those were the days〉的那些歌詞:

老友啊,我們只是老了,並沒有更智慧

今年看的書不如預期,但本來看書也不是為了要滿足什麼KPI,於是在忙碌看不完我買的書的一半之餘,依然把卜洛克的好幾本書拿出來複習了一下,當然《酒店關門之後》顯然是不可不溫習的必修課。 繼續閱讀

人們相愛,然後傷害彼此

Sunny day

人們相愛,然後傷害彼此,你很難理解,但是很多時候就是這樣。

我花了100分鐘看完飯飯之交,然後莫名其妙的為艾希頓庫奇冷淡的掛上電話、為娜塔莉波曼飛車去他家最後哭著離去而差點掉淚。

這當然不是什麼太值得令人高度評價的電影,只是傷心人別有懷抱,總是容易想太多。

你總是在失去之後才會惦記,但人生可不比電影,不是每次都可以在一百分鐘之後來個大逆轉,才發現原來男未婚女未嫁,一切都是誤會,苦苦等待總會有好結局,多喝兩杯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是忘不了對方。

當然不是這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