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了你

Gentleman Jack

對不起,如果不是張大哥突然講起你的名字,我真的好久沒想起你了。

我知道如果要說交情,我不敢也不能說我們是多好的朋友。但我一直記得那年暑假,你打來我家跟我聊了半個小時,談你的未來,聊你的徬徨。年少氣盛的我,大概自以為是的講了很多,我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影響,那半小時的言語有沒有過一絲一毫進入你的心裡,我很希望有,但我從來也沒沒來得及問過你。

你知道嗎?我一度幻想過,或許當有一天,我們都老的時候,我們會在大夥聚餐的時候,我拿著一杯啤酒或高粱或威士忌,湊到你身邊,跟你聊起當年我們還十八時的輕狂往事。你會跟我說,那時候真是年少不懂事,然後我們就著那些老來看來好笑的故事,下酒,乾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