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一個夜

回頭一看,那天聽著《給自己的歌》寫下的文章,一恍眼,原來已經三年多了。然後不知不覺,我又有了《山丘》在心中、腦中,不斷的嗡嗡作響,喃喃自語。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我又想起了唐諾在卜洛克在《酒店關門之後》的引言中的最後所寫,張大春逐字逐句翻譯〈Those were the days〉的那些歌詞:

老友啊,我們只是老了,並沒有更智慧

今年看的書不如預期,但本來看書也不是為了要滿足什麼KPI,於是在忙碌看不完我買的書的一半之餘,依然把卜洛克的好幾本書拿出來複習了一下,當然《酒店關門之後》顯然是不可不溫習的必修課。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

靈光

突然間,我瘋狂的奔走在急診室。

於是知情的朋友都問我,還好嗎?我總是帶著某種尷尬的感覺回應,還好,沒事。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奶奶隨時因為身體不舒服打電話給我,然後我跑去榮總急診室會合有什麼不悅或是麻煩。真的,一點也不。因為20幾年前我只要稍微喘一下,那時候對我來說有如Super Grandma的奶奶喊了台車我們就跑來空總了。

我哥說:「常常我早上起床時發現床上已經人去樓空了,因為奶奶帶Mario去醫院住院了,這時候爺爺一定會炒青菜跟肉絲豆干,因為那是他的拿手菜,除此之外爺爺就不會煮其他的菜了,因為他妻子的能幹已經剝奪了他在廚房的學習能力,接著我們爺倆就會在感覺空空蕩蕩的家裡吃晚餐,奶奶則會在晚間新聞時打來說Mario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繼續閱讀

如果,能夠一起喝的話….

我走在樓梯間,突然說:「要是祈大還在就好了。」

「啊?」小嫻有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讓我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

「要是今天大家能夠一起喝,該有多開心啊。」我發自內心的,許著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達成的願望。

「他一定會很喜歡妳的」我很肯定但又哀傷的說。

「我知道,你說過。」
繼續閱讀

到天堂去吧,祁大

我一直記得我是在Computex 2005的第一天遇見祁大哥,那是我前主編在CNET帶我參加的最後一場活動,他幫我介紹,這是祁大哥。我那時候只是個菜鳥,傻傻的什麼都不懂,但豪爽的祁大立刻就說,士範下次跟我們一起去喝酒。

豪爽、愛酒、照顧後輩,這是我對祁大第一,也是最深刻的印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