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一定不懂

upload

我知道你一定不懂。

我想要好好跟你講話,但這裡音樂有夠吵,這什麼鬼地方我想,而深一層的想法是,如果你懂的話,我這幾年不就白活了?

你問我,懂什麼?

我搖了搖頭,把手上那酒精濃度淡到可以當水喝的Vokda Lime淺酌一口,「沒什麼,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我當然知道,這樣講你一定會很想要知道是什麼。但問題是,其實你真的不要知道比較好。

繼續閱讀

為什麼陳為廷(我們)不能質詢教育部長?

這兩天事情很多,煩惱很多,沒有太多時間看新聞,自然,也是等到了Z9專欄那邊快手快腳寫了關於陳為廷事件的討論之後,我才開始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然後直到剛剛才看完了那完整的15分鐘影片

然後我看了各路人馬的評論,包含彭明輝李家同(不管他是不是被媒體誘導)、新頭殼清大的道歉(其實從我在那裡四年的經驗,我一點都不訝異,因為我那四年也經歷過學校高級長官那種官僚的態度)、王丹的聲援當訓導主任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還是政大學生的獨立記者楊虔豪等等。我開始想,如果我是有機會站上教育委員會備詢台的陳為廷,我會怎麼做。 繼續閱讀

Book Review:如果那天我沒死

這是一本你會很想要一口氣看完的小說,毫無疑問。

我之前在誠品被它的書腰宣傳刺激過很多次(巴黎捷運最多人閱讀的外文小說!),但是總是提不勁來翻閱,後來在Taaze看到二手書上架,就買了回來讀讀看。

「真好看」是第一直覺印象,而那種規劃縝密但又有人性於其中的特殊風味,除了讓我忍不住一頁翻一頁之外,又讓我偶而會想要停下手指,看慢一點,想想看,如果自己置身於其中,會發生什麼樣其他選擇。

故事並不算複雜,一位華爾街律師遇上老婆外遇,然後不小心犯下大錯後,開始一連串縝密活動規劃下一步。你幾乎就是看著真正的「壞人」在犯案,但是你卻忍不住擔心主角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這種早早就讓你知道兇手是誰的小說在悠久的推理小說歷史中並不少見,但能否寫得好一直都是功力如何的直接證據。

我想了很久,到底這本書為什麼會得到我說「好看」的評價。簡單來說,大概是因為「如果那天我沒死」這個書名本身就很有隱喻和雙關的味道存在;再來就是作者甘迺迪描寫的一切細節都令人感到真有所本,然後所有的故事都有如水到渠成一樣自動把內容拼在一起,你很快就會在其中了解到人生的荒謬,和最終到底該去哪裡尋找解決的大哉問。

而相信我,如果你沒有一口氣看完這本書的話,應該是會不斷念茲在茲的想念。

Book Review:紅色手指

闔上本書之後,第一個念頭是,啊,不愧是東野圭吾的小說。

我的意思是東野圭吾從來也不會單純的只是把推理寫成推理,即便裡面可能會有一些很本格派的東西,但他一定要把社會問題、親情、友情、家庭等等寫在裡面,然後情節峰迴路轉,等到你以為你已經安然猜到結局答案時,他再默默在旁緩緩冷語道破你沒注意到的真正人性。

東野和我另外一個也很喜歡的日本推理小說家橫山秀夫有點類似,但是又更溫暖一些。如果我思緒正常可以承受壓力時,我多半是比較喜歡更冷硬派一些的橫山秀夫,但如果你心裡挫折難過的話,東野圭吾還是比較適合一些。

赤色手指被算是新參者「加賀恭一郎」系列的前傳。(附帶一提,這本書我是在Taaze買的二手書,雖然上次詐騙集團拿到我在Taaze買書的資料,但因為二手書便宜,所以我還是之後又陸續買了一些書。)加賀在裡面依然神勇無比,總是能夠從枝微末節看出菜鳥刑事一科刑警沒看出來的細節,而且不但言之有理,還有洞視一切的細膩心態,讓辦案不只是查出兇手(對,還是有人死了),而是把它還給有理由的人。

繼續閱讀

最近看的書很少

最近看書進度出奇的慢,除了接連被幾本因同事要做書摘所以好奇拿來翻閱預料之外的書擋著之外,剩下就是不小心被16集的王牌酒保和78集的棒球大聯盟給綁架了好陣子,如同上次天子傳奇和野球太保幹的事情一樣。

精實創業和防守的藝術是在這漫畫大隊夾攻中依然慢慢翻閱完畢的書。精實創業雖然不算厚,但是很值得一翻再翻的商業好書。網路上談論精實創業的文章多半是著重在MVP(最小可行產品)以及開發>評估>學習(Build > Measure > Learn),但書中有許多有意思的例子和更完整的理論架構可以給想要創業,或是要在大公司中實現新概念的人深思。我覺得可惜的是我到現在才看這本書,要是在去年年底就看到的話,對於行事曆開發應該會更好的結果。當然,遲來總比不來好,總會有機會繼續做實驗的。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

靈光

突然間,我瘋狂的奔走在急診室。

於是知情的朋友都問我,還好嗎?我總是帶著某種尷尬的感覺回應,還好,沒事。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奶奶隨時因為身體不舒服打電話給我,然後我跑去榮總急診室會合有什麼不悅或是麻煩。真的,一點也不。因為20幾年前我只要稍微喘一下,那時候對我來說有如Super Grandma的奶奶喊了台車我們就跑來空總了。

我哥說:「常常我早上起床時發現床上已經人去樓空了,因為奶奶帶Mario去醫院住院了,這時候爺爺一定會炒青菜跟肉絲豆干,因為那是他的拿手菜,除此之外爺爺就不會煮其他的菜了,因為他妻子的能幹已經剝奪了他在廚房的學習能力,接著我們爺倆就會在感覺空空蕩蕩的家裡吃晚餐,奶奶則會在晚間新聞時打來說Mario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繼續閱讀

Book Review: 一月光哩的距離

丹尼斯勒翰,他在台灣的成名作或許是《神祕河流》和《隔離島》,但我私心總是認為,他以之出道,寫派崔克和安琪兩位私家偵探的系列更讓我著迷。即便他彼時停止這個系列轉去寫神祕河流和隔離島,即便他當時最後一作《雨的祈禱》好像也不能說是冷硬派的頂級之作,但是我依然這兩位狀態總是曖昧的年輕波士頓私家偵探情有獨鍾。

也因此當我上週在公司樓下書局一看到丹尼斯勒翰新作,而且是派崔克/安琪系列的《一月光哩的距離》時,立刻毫不猶豫掏出皮包買下,然後把手頭上剛翻了一章的大部頭《小陌生人》放到一旁。

花了兩個晚上看完。最興奮的是,勒翰讓派崔克和安琪持續老去這個設定。這意味著,我們不會看到有如不老彭祖的007或是江戶川柯南一樣,時光怎麼走,對於他們彷彿毫無影響,只顧著拯救國家或是破案。派崔克和安琪會老,如同你我一樣。從1999年之後暫時消失的派崔克和安琪,時間一晃12年,他們不但結婚,有了小孩,為了生活必須要為五斗米折腰(畢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在紐約靠投資房地產過活如伊蓮一般),需要投靠大的偵探事務所,靠接案子維生。

繼續閱讀

台灣為什麼不樂觀?

天空的雲

我自以為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是比較樂觀的。當然,我說的是針對整個社會、世界,我自己的生活跟對自己目前成就可能是沒那麼樂觀的,不過大致上來說,好像也不會讓我媽擔心,滿足這個標準應該也就不算太糟糕。

會寫這篇是看到facebook看到有人轉貼一篇名為「國之不幸」的文章。文章開頭寫道

「十年前蘋果日報剛進來時, 我是非常鄙視這個報紙的. 它格調非常低, 腥羶養眼的圖片, 報導聳動而血腥. 後來, 壹週刊也進來了, 我簡直嗤之以鼻. 」

做為一個跟隨傅利曼的自由主義信徒,我根本就是舉雙手雙腳支持蘋果日報的讀者,因為它不問藍不問綠只問市場。我從來不相信道德觀、也不相信菁英主義或是父權思想,能夠讓民主自由真正落實的,其實只有市場。

任何一種不相信市場的政治,只會走向寡頭獨裁,絕對不會讓世界變得更好。

因為市場是沒有自己的意識,如果硬要講,簡單來說市場是一種多數人的集體意識,跟艾西莫夫基地系列裡面描述的心理史學家有點異曲同工的味道。

繼續閱讀

我,想起了你

Gentleman Jack

對不起,如果不是張大哥突然講起你的名字,我真的好久沒想起你了。

我知道如果要說交情,我不敢也不能說我們是多好的朋友。但我一直記得那年暑假,你打來我家跟我聊了半個小時,談你的未來,聊你的徬徨。年少氣盛的我,大概自以為是的講了很多,我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影響,那半小時的言語有沒有過一絲一毫進入你的心裡,我很希望有,但我從來也沒沒來得及問過你。

你知道嗎?我一度幻想過,或許當有一天,我們都老的時候,我們會在大夥聚餐的時候,我拿著一杯啤酒或高粱或威士忌,湊到你身邊,跟你聊起當年我們還十八時的輕狂往事。你會跟我說,那時候真是年少不懂事,然後我們就著那些老來看來好笑的故事,下酒,乾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