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

彰化火車頭兒

原來日子真的可以過的那麼快
回頭一看想起那些年的笑的鬧的吵的甜的
不說自己後悔   但總是有種奇妙的違和感

每次每個人都認為會天長地久
但總是只能發現終究會有走不下去的時候

打開衣櫃一看  你幫我買的挑的笑話的衣服還在
打開電腦一看  我幫你拍的玩的歡樂的照片還在

忍不住思索起  那些年我們走在路上時穿的衣服你還留著嘛
我說過了   這不是後悔不是難過  只是一種詭異的感覺

畢竟我好長段時間沒想過  我們會有現在這樣一天
只是人生總有太多意外   或許那天我選擇了往左邊走去
然後沒有意識到一條孤單長路悄悄的在我眼前展開

默默地  我喝了那些年全部加在一起也不及1/10的酒
我並不是從那個時候才開始看馬修
但我的確從那個時候才開始猛灌威士忌

是好是壞從來也不是我有能力去判斷的
而我試著寫一首Layla
最後卻只能看著你最後傳來的歌默默發著呆

我知道,但別傻了

「別打了。」我說
「為什麼?」你狀似迷糊的說。
「他不可能會回的。」我淡淡的說。
「為什麼?」邊說,你的臉淚快要掉下來了。

這有這麼難嗎?分手總是有理由的,而在理由沒結束前,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對方如果還算是個不錯的人的話,絕對不可能會回應的。因為回了之後又是無止境的糾纏下去。

想了想,算了。反正這種事情講再多也沒用。問題從來不在對方而在自己。你應該要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一個人,更讓人疼愛,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讓對方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掛念著你和你們的過往以及你更美好的未來,而非,把自己當做無奈。

我說了,但你聽不進去。

我聳聳肩,喝了最後一杯,跟酒吧打了聲招呼,默默走入夜色。

我知道你聽不進去,就像過去的我和其他人講也聽不進去,只能夠慢慢耗下去,看是你或你或你或你,誰先想開,然後繼續,發現原來人生,從來不是只是你低頭的那塊,而是抬頭你也抓不到,但無限寬廣的,那片天空。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徵編輯,歡迎加入

加入我們吧。

加入我們吧。

四個半月前,我剛剛走進現在The News Lens的辦公室,裡面桌位空空的,牆上貼著我們寫滿的時間表和我們打算邀請的作者名單。我們沒有網站、沒有編輯甚至沒有印表機,一切都是零,而我們卻興奮到不行。

我寫了一篇尋找編輯的徵人啟事,托朋友的忙,這篇文章獲得了321個分享和521個讚,我收到了幾十封的履歷,最後找到了後來一同加入The News Lens打拼的第一位編輯夥伴Sid。

現在我們又要徵編輯了。和四個月之前稍稍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剛剛破3萬人like的臉書粉絲頁,在主要的社群網站都開始經營(Twitter、Google+、新浪微博、WeChat、噗浪),有一個大改版過一次然後都在做微調,Alexa台灣排名300多名的主網站,有快90位支持我們想法的作者和合作媒體,有一群活潑熱血又有能力的實習生,喔,還有,我們有印表機了(但是是從我家搬來的)。

四個月前這個編輯的Job description長這樣:

工作內容:

  1. 尋找各種領域外稿作者
  2. 包裝議題,決定標題
  3. 經營社群網站
  4. 規劃網站頻道
  5. 寫每日新聞摘要整理

具備專長:

  1. 3-5年媒體工作經驗
  2. 對各種新聞議題高度敏感,能判斷哪種議題吸引讀者
  3. FB粉絲頁經營能力
  4. 能夠主動挖掘外稿作者,並和作者溝通協調
  5. 良好英文能力能整理編輯每日外電新聞
  6. 和技術人員溝通以設計規劃新的頻道內容
  7. 對於網路技術如HTML、CSS有一定了解
  8. 最好擁有自己的部落格

四個月後我稍微修改了一下:

工作內容:

  1. 挑選並改寫每日重點新聞
  2. 經營社群網站

具備專長:

  1. 1-2年媒體工作經驗(電視台尤佳)
  2. 對各種新聞議題高度敏感,能判斷哪種議題吸引讀者
  3. 社群網站經營能力(或至少是重度臉書使用者)
  4. 良好英文能力能整理編輯每日外電新聞
  5. 最好懂一些網路技術如HTML、CSS
  6. 擁有自己的部落格依然有加分

薪資福利:30K-40K,視資歷而定。而一樣有小小的新創公司福利如不用打卡,上班時間彈性,老闆還會不時請大家吃點心、免費食物、咖啡、啤酒(請注意「不時」)等等。當然如果你還是想喝我手沖的咖啡的話,也沒問題。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因為大家的幫忙而越來越有樣子,我們需要更多優秀且認同我們想法的人才一起加入我們,讓TNL更好,更吸引人,更是一個讓人每天都想要看的媒體。

如果你認同我們,對於打造新+舊媒體混合的內容網站有興趣,一樣,歡迎隨時聯絡我。如果你覺得心中有非常適合的人選,也歡迎推薦給我。

分享觀點,從這開始。加入我們,從現在開始。

mario [at] thenewslens.com

我距離我說的話越來越遠

V今天難得來訪,聊了一下,然後回家看了看自己部落格上的文章,然後不知怎麼著泫然欲泣。

也是該開心的,竟然自己部落格上記錄著這些或許有天我會忘記的心情和思念;你或你或你,早就離開我生命而我多半再也沒有機會往回走的一切記憶和回味。

而沒人知道我在想什麼,包括我自己。

然後一下子一堆記憶又湧上心頭,太奇怪了。Flickr上有一萬四千多帳照片,部落格上有四百多篇文章,八九年的累積,這倒底是一種舔舐傷口的取暖,還是根本不必要的為情做文?

人生永遠是在你最沒預料到的時候狠狠給你一巴掌。

B那天跟我說:「你還記得你那天寫說『因為我是個寂寞的人』嗎?寫說「只是愛情本來就很奇怪,總在你最不期待的時候到來,然後在你最想要的時候走開。」』

我說我記得。

很遺憾的是,這句話已經不適用在我身上了。

人總是會進步,而我的進步就是我距離過去我所寫的愛情越來越遠。

Movie Review:你會想跟別人說的故事-秋香

圖片來源:秋香部落格

秋香,我原先一直在思考片名的來源,後來很快就發現她就是女主角,但又很快發現,其實如果仔細盤算,裡面每個投身於雙福殘障自強發展協會的人都很了不起,套句最俗的詞:「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秋香。」

我從大三上蕭菊貞老師的課之後開始迷上紀錄片,更聽聞她的老師吳乙峰導演的故事,所以當大我20歲的吳導站在我面前親切的跟我握手換名片時,還真有種小粉絲看到偶像的害羞。

紀錄片從來就不討喜,這點我一直很清楚,但我從大三之後卻一直對此念念不忘,不管是血染的青春、美麗少年、鐵肺人生、在高速公路上游泳、在山上下不來、無米樂、台灣黑狗兄、尋找甜秘客還是後來楊力州導演的奇蹟的夏天、青春啦啦隊和最近的拔一條河,我都回味無窮念茲在茲。也因此,每一部台灣能夠上院線的紀錄片,我都覺得自己有義務應該要進場支持。 繼續閱讀

2013父親節快樂

倒了一杯Everyday Red,差點想直接灑在地上。喔,我忘了你比較愛喝高粱和蔘茸,畢竟冰櫃裡面的行軍高粱也是你教我放的,而國中時幾乎每天晚餐的一瓶蔘茸,跑腿的也總是我。

不知不覺,又回復到2011年朝九晚一的工作情境,每次要到下午時即便灌了多少咖啡,我眼睛總是快睜不開,而總是要喝上第一杯威士忌或便宜啤酒時,我才切換到另外一個情境和另外一個高速檔。

企業或大單位在規劃未來時總是在想五年計畫五年計畫,而我每次經過家中飯廳倒水抬頭看到那張20週年全家福時,有時候總是會一邊倒水一邊楞楞地想,誰又能預知5年後的事情呢?

糟糕,我快要忘記你的聲音了。

我有很多我自己的照片,從小到大。後來我們有了智慧手機可以隨時錄影錄音,而我又幾次公開演講的機會,總是找得到自己的畫面和聲音。但,怎麼會,你我相處了25年,卻沒有留下一點點聲音畫面讓我回憶呢?

回憶總是當你永遠錯過的時候才會最為珍貴。而你當下從來也不會預想到原來需要留著當下可能會顯得彆扭的各種回憶。 繼續閱讀

消失的印記,酒後的回憶

8年了,來陪你看你每天看的海

心血來潮,我打開2009年底離開CNET時備份的硬碟資料,除了許多令人驚慌失措的相片之外(天啊,我曾經這麼拙/瘦/長髮/沒鬍子過),更多的,是一種尋找往事的回味。

因為那個我帶了五年多的網站已然關站了,所以過去上面我在上面寫過的幾百篇文章,現在僅存在於我的電腦中而已了。

雖然我自己說過「過去我會擔心是否某天我的部落格、我的相簿、我手機上的內容是否再也回不來,後來我似乎有點想開了,一切其實也不過就是當下的片刻的吉光片羽,回憶只要夠深刻,那就從來也不會失去。 」但一下子在網路上找不到過去五年多的回憶,怎麼樣,還是有點失落。 繼續閱讀

Book Review:跨產業 談創新

我總是對於人家找我看書這件事情很沒有抵抗力,尤其是又跟科技有相關的書。所以在我離開商周前一週就收到了工研院寄來的包裹,裡面放著這本「跨產業 談創新」。

這本書裡面是講工研院在過去10年前在六種不同產業間,輔導和幫助業者開發出新的技術或應用,提昇在自身產業中的競爭力的故事。

我自己看書並不喜歡看商管類型的書,所以我收到這本書之後就有點後悔了,但答應的事情總是要做到,所以還是硬著頭皮翻了下去。 繼續閱讀

The News Lens 徵求網路編輯

TNL Office day 3

新工作開始的第三天,除了中間有很多人找我談事情之外,我彷彿又回到了2011年初加入商周的感覺。

當然差別還是有,因為畢竟商周是大公司,我必須要先弄好一些文件跑一些部門,然後跟著開一堆會熟悉環境,剩下的時間才是想我要做什麼(對,那時候因為只有我跟我老闆兩個人是純粹要弄新網站的人,所以我們都在想我們要做什麼。)。

而我昨天走進新的辦公室,跟Joey還有中哥以及Frank打完招呼後,就立馬開始處理我已經累積了兩週多的事情。看大家寄給我的範例文章、找資料、弄FB、討論網站,吧啦吧啦。等到我剛剛把所有該回的信回完時,一回神就已經六點半了。

很多朋友在我週六貼完「Farewell,商業周刊. Hello, The News Lens」這篇文章後,就用各種管道問我我到底要做什麼事業。還有很多人認為我第二天拍的杯子蛋糕是我的新事業。(那是朋友的店,但還是很歡迎大家捧場。)

其實在我上篇文章中就提到了,我要做的是一個媒體實驗,一個跟現在新媒體可能會有點不一樣的東西。

簡單來說,我們想要做一個新聞評論網站。一個蒐集各種網路上值得分享討論的資訊,一個提供一個事件背後各種不同觀點的媒體平台。 繼續閱讀

Farewell, 商業周刊. Hello, The News Lens

商業周刊樓梯
2013年6月14日,星期五,我進入商業周刊第893天,下午五點,我走進週五下班前略顯空蕩的12樓,交回了我的識別證,拿到了裝在信封中薄薄兩張紙,就這樣,我完成了離開這間台灣第一大財經雜誌的手續。

商周傳統(至少從我到的時候就是這樣),新人報到時,會一張寫著你的名字的歡迎牌架在你部門所在的門口,跟所有的人宣示,有新人加入入了。兩年前多前的1月3日,我要走進商周12樓左側的位置時,就有這樣一個立牌矗立在哪,頗為張揚,也頗為令人害羞。

在來到商周前,我在CNET Taiwan待了5年7個月。在那邊,我學到了寫科技文章的技巧,我認識了很多同業朋友、廠商朋友、公關朋友,當然還有最親愛的CNET同事。我不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但在那棟羅斯福路二段總是被小黃司機暱稱為飛碟大樓的地方,我卻待的如魚得水。

之後我去了開了一間咖啡店叫布魯日,而Evelyn某次在約人到我們店裡採訪時,突然跟我說,商周要弄網站,如果我有興趣,可以投個履歷看看。

2010年9月的某個下午,我把履歷更新一下,從104寄出,換了短褲跑鞋從店裡面跑了出去進行我參加台東鐵人三項前的臨時惡補。10來分鐘後當我跑到仁愛路敦化路口時,音樂中斷,電話響了,商周人資部叫我兩天後去面試。

於是2011年1月3日的早上我又回復了上班族的生活。一待,又是2年多。 繼續閱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