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所作所為,你會微笑嗎?

Vote

Photo Credit: H2Woah! @Flickr CC BY NC ND 2.0

一晃眼,Blog竟然停在八月而三個月沒更新。

忙,當然是;累,當然是;藉口,當然也是。只是許多時候念頭總是一轉眼就過了,是苦是累、是煩是倦,好像閉上眼躺下在太軟的床上幾小時,就要爬起挺著腰酸背痛繼續面對下一天。

阿邊這週常跟我說,你怎麼看起來那麼累。我總是楞了楞,苦笑的說,會嗎?就一樣啊。

聽了很多故事,看了很多文章,失去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事。

趕在出版前,看完了哲斌大哥的新書《父親這回事:我們的迷惘與驚奇》。我跟哲斌大哥原可稱網友,後來才終於有機會見上一面,但依然是神交時間居多。但不知怎麼,這本書可看的我感動莫名,心理想著著,大概也就是哪時候我會來上這麼一本。

因為你知道,這個部落格有個《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的標題是有原因的。

繼續閱讀

我想不到,你在Line上敲我的樣子

iPhone 5

九年了

這陣子,老媽好像比你更懂新科技了,不但用Line用得不亦樂乎,傳了一堆我都不知道哪裡來的貼圖,還用iPad追日劇、上Facebook幫我按讚、每次出門總是用那台Panasonic ZS3拍一堆照片,然後不再燒成光碟,而是直接用Line傳給我看。

然後我突然在想,如果你還在,在這波科技新浪潮中,又會是怎般光景?

畢竟,如果仔細回想,在你走前,你幾乎是我們家最「先進」的人。

繼續閱讀

我距離我說的話越來越遠

V今天難得來訪,聊了一下,然後回家看了看自己部落格上的文章,然後不知怎麼著泫然欲泣。

也是該開心的,竟然自己部落格上記錄著這些或許有天我會忘記的心情和思念;你或你或你,早就離開我生命而我多半再也沒有機會往回走的一切記憶和回味。

而沒人知道我在想什麼,包括我自己。

然後一下子一堆記憶又湧上心頭,太奇怪了。Flickr上有一萬四千多帳照片,部落格上有四百多篇文章,八九年的累積,這倒底是一種舔舐傷口的取暖,還是根本不必要的為情做文?

人生永遠是在你最沒預料到的時候狠狠給你一巴掌。

B那天跟我說:「你還記得你那天寫說『因為我是個寂寞的人』嗎?寫說「只是愛情本來就很奇怪,總在你最不期待的時候到來,然後在你最想要的時候走開。」』

我說我記得。

很遺憾的是,這句話已經不適用在我身上了。

人總是會進步,而我的進步就是我距離過去我所寫的愛情越來越遠。

2013父親節快樂

倒了一杯Everyday Red,差點想直接灑在地上。喔,我忘了你比較愛喝高粱和蔘茸,畢竟冰櫃裡面的行軍高粱也是你教我放的,而國中時幾乎每天晚餐的一瓶蔘茸,跑腿的也總是我。

不知不覺,又回復到2011年朝九晚一的工作情境,每次要到下午時即便灌了多少咖啡,我眼睛總是快睜不開,而總是要喝上第一杯威士忌或便宜啤酒時,我才切換到另外一個情境和另外一個高速檔。

企業或大單位在規劃未來時總是在想五年計畫五年計畫,而我每次經過家中飯廳倒水抬頭看到那張20週年全家福時,有時候總是會一邊倒水一邊楞楞地想,誰又能預知5年後的事情呢?

糟糕,我快要忘記你的聲音了。

我有很多我自己的照片,從小到大。後來我們有了智慧手機可以隨時錄影錄音,而我又幾次公開演講的機會,總是找得到自己的畫面和聲音。但,怎麼會,你我相處了25年,卻沒有留下一點點聲音畫面讓我回憶呢?

回憶總是當你永遠錯過的時候才會最為珍貴。而你當下從來也不會預想到原來需要留著當下可能會顯得彆扭的各種回憶。 繼續閱讀

消失的印記,酒後的回憶

8年了,來陪你看你每天看的海

心血來潮,我打開2009年底離開CNET時備份的硬碟資料,除了許多令人驚慌失措的相片之外(天啊,我曾經這麼拙/瘦/長髮/沒鬍子過),更多的,是一種尋找往事的回味。

因為那個我帶了五年多的網站已然關站了,所以過去上面我在上面寫過的幾百篇文章,現在僅存在於我的電腦中而已了。

雖然我自己說過「過去我會擔心是否某天我的部落格、我的相簿、我手機上的內容是否再也回不來,後來我似乎有點想開了,一切其實也不過就是當下的片刻的吉光片羽,回憶只要夠深刻,那就從來也不會失去。 」但一下子在網路上找不到過去五年多的回憶,怎麼樣,還是有點失落。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II

幾個小時後,我就要去見你了。你期待嗎?還是跟我一樣,即便已經八年了,怎樣都還是搞不清楚到發生什麼事情。

朋友說,你明天才要去掃墓,我看大概之後你又要寫一些很難過的事情吧。不好意思,我等不到之後,我前一天就搞不清楚我自己在想什麼,然後只好透過文字在回想到底這一切是什麼。

外面下好大的雨,如果是平常時候,我跟老弟大概光是把金紙點起來就要費上好多功夫吧。但一群人在那,我們可以很輕鬆的把這些紙啊、回憶啊,通通丟進爐中。

我累了,我猜你應該也累了。給我幾個小時,讓我想想,我該對你說些什麼吧。

我愛你,無論何時,我都可以說的出來的一句話。肯定。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I

每次去看你的時候,最後總是要在心裡問一下,你還好嗎?

當然,我們無法得知你好或不好,所以只好用最傳統的方式來發問:擲筊。

你知道,我從來不信這套,就像我寫給你的這十幾封信,其實骨子裡你我都知道,這是寫給我自己看的自我療程項目之一。

所以每當老媽要我去擲筊的時候,我總是一臉尷尬。畢竟,我壓根不相信這個。

但對於一個相信的人來說,某種程度上你是很殘忍的。

因為當老媽要呼喚我去擲筊的時候,通常都是弄老半天都擲不出來的時候。她總是半開玩笑但內心是無奈的說「你爸要看你(們)」。

然後當我心中非常抗拒的擲了之後,不小心丟出笑筊時,還要被念:「你看,你不認真,你爸在笑了。」

然後我心中所想的是,「更……你一定要這樣搞我嗎?」

繼續閱讀

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

靈光

突然間,我瘋狂的奔走在急診室。

於是知情的朋友都問我,還好嗎?我總是帶著某種尷尬的感覺回應,還好,沒事。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奶奶隨時因為身體不舒服打電話給我,然後我跑去榮總急診室會合有什麼不悅或是麻煩。真的,一點也不。因為20幾年前我只要稍微喘一下,那時候對我來說有如Super Grandma的奶奶喊了台車我們就跑來空總了。

我哥說:「常常我早上起床時發現床上已經人去樓空了,因為奶奶帶Mario去醫院住院了,這時候爺爺一定會炒青菜跟肉絲豆干,因為那是他的拿手菜,除此之外爺爺就不會煮其他的菜了,因為他妻子的能幹已經剝奪了他在廚房的學習能力,接著我們爺倆就會在感覺空空蕩蕩的家裡吃晚餐,奶奶則會在晚間新聞時打來說Mario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繼續閱讀

如果,能夠一起喝的話….

我走在樓梯間,突然說:「要是祈大還在就好了。」

「啊?」小嫻有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讓我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

「要是今天大家能夠一起喝,該有多開心啊。」我發自內心的,許著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達成的願望。

「他一定會很喜歡妳的」我很肯定但又哀傷的說。

「我知道,你說過。」
繼續閱讀

又一杯威士忌

我拿起一杯威士忌
聞著香氣
彷彿透過金黃色的酒液
看去
你就會在那頭 慢慢 清晰
一飲而盡
灼熱的液體,緩緩帶來酒意
朦朧間,我想起了你

沒人知道 這一切的道理
不過大概也不重要, 說完 又一杯 威士忌
我沒得選擇 只能接受
於是在漫漫長夜 混著安靜和 Davis
還有Tears in heaven
想著 你的笑聲 和 是否有天堂

沒人知道 這一切的道理
不過大概也不重要,說完 又一杯 威士忌
沒人可選擇 你只能接受
於是在漫漫長夜 混著馬修和Jimi
還有Tears in heaven
想著 你的笑聲 和 是否有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