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Taipei 旅程的力量心得

TEDxTaipei

我一直久聞TED大名,在Youtube和網站上面看了好些影片,所以當Kent打電話來說,TEDxTaipei要給我票,問我12/17、18兩天要不要去現場的時候,雖然我已經喝了一瓶紅酒,但立刻滿口答應說好,但只能去17日,因為18日有該死的馬拉松。

17中午是光田的婚禮,好在喜來登離會場不算遠,繞了一下,我大概快四點到會場,只來得及聽上半場最後一個Martina Klimesove的最後一小段,還有欣賞中場前吳苡嫣的美妙鋼琴和歌聲。

下半場我也錯了開頭,聽了廖敏惠、連志展和布拉瑞楊三位,就要趕不及晚上的事情而早退。但我真的很喜歡連志展和布拉瑞楊兩位的脫稿演出。

繼續閱讀

Farewell, Bruges Cafe Part I

「耶,我們的店名叫做布魯日(Cafe In Bruges)怎樣?」2009年夏天,大概是在Odeon或是魯米耶或是Roxy Rocker,黃大突然這樣跟我和酥酥說。

兩年前,布魯日對我的意義就是一個我從來沒去過的國家中的一個沒去過的城市,和我最近的距離就是當我在飛機上熬夜不睡看看殺手沒有假期的時候。

兩年後,她變成一個我會魂贏夢牽的地方,一個兩年中我會待的悠遊自在,一如我第二個家一般的地方。

2011年11月15日,我正式離開了布魯日咖啡,我們將她頂個了一個朋友的朋友。許多人問我,怎麼那麼突然。我的回答都是,對啊,結束的很突然,一如我們開店也很突然。

2009年7月,某個週五,我跟黃大一如往常去仁愛國中打球。打完球後,我們先去Odeon,他喝酒,我吃三明治。他突然問我,耶,不如我們自己開一間店?這個念頭開始在我們的腦海中發酵,而等到我們那天晚上跑到第三間店的時候,我已經滿腦子想的都是,好耶,我們來開家店吧。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然後一下子就兩年了。

繼續閱讀

不知不覺的往前走?

不知不覺,來到新公司也過了四個月多月。不知不覺,每天下班看中國的財經網站、日本共同社和朝鮮日報寫亞洲財經網摘,隔天清晨七點起床看CNBC、彭博、BusinessWeek、路透、WSJ寫歐美財經網摘,八點送稿的日子,也過了四個禮拜(還是更久??)。不知不覺,時間一直在走。就像我才記得我剛剛去看了秦小雅招待我們的SBL開幕戰,怎麼一晃眼,連冠軍戰都打完了?

S說,我的文章有溫度;V跟人家介紹我時,說我是個文青呢;其實我猜想我大概還是跟大四的我一樣,渴望著可以依賴而全心投入的人,遍尋不著,所以只好往文字上排遣。

09年Oasis來台時,Kok買新CD送的海報現在貼在我的牆上,好笑的是在去他們演唱會之前,我甚至沒好好聽過Oasis的歌,原因大概是身為一個吉他英雄的fans,怎麼可以去喜歡英搖呢?(但更好笑的是,我一樣有U2 CD,超愛Queen,The Rolling Stone,當然,還有The Beatles…)

但是現在他們在台北現場會上唱過的歌曲,我卻每首都耳熟能詳。
繼續閱讀

iPhone multitasking gestures caught on video

Looks like someone figured out how to enable the iPad’s new mulitasking gestures on their iPhone. It looks pretty sweet and we hope it makes it to an official release sometime. Probably won’t be iOS 4.3, though. Oh, and the guy who made the video

看來似乎iOS 4.3的確有內建更多多點觸控功能,不過之前那個什麼五跟手指回到首頁的功能似乎沒有在這個影片展示,所以說不定是唬爛?

我猜沒人有錯

你問我今天表演的如何,我說不出口,因為我想要跟你說的是我希望你在台下看著。

我猜愛情我不懂,所以我渾渾噩噩走過了這兩年。我猜這兩年我懂最多的是威士忌和比利時啤酒,所以隨著我一遍又一遍重看著馬修史卡德,我越來越知道他所謂波本的味道是什麼,突然發現怎麼他說的每一款酒好像我都喝過(其實那也沒有很多),突然發現自己怎麼真的如同自介裡面所說,「不知不覺似乎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

我猜沒有人有錯,只能把一切歸在時間或是老天身上,反正他們說不出話,無從辯解。就像誰誰誰突然生了什麼病,你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沒人有錯,這是一種詭異的東西叫做緣份。

繼續閱讀

被寂寞纏上不過是自找

My birthday cake from Mom
緩緩地,我注視著從月兔印壺中穩定流出的水柱,注入進陶瓷濾杯裡方才研磨好的尼加拉瓜La Minita的粉末中。咖啡色粉末膨脹起來散發出紅茶、黑糖、榛果香氣。店內音響傳出Olivia溫柔的唱著Sweet Memories,聽著聽著,發現膨脹的不只是咖啡粉末,還有心中的寂寞。

店裡有賣酒,其實卻很少在店裡喝酒,主要原因還是跟開車回家有關。於是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凌晨一點開車經過台北市依然熱鬧的夜店一級戰區左轉上信義快回家,半小時後、洗完澡自飲自酌一小杯又一小杯各式各樣酒,從金牌、MINE到各種Single Malt的威士忌,試著帶著微醺酒意度過一天最後的一小時。
繼續閱讀

在咖啡樹玩ipad上的遊戲

我在東區一家咖啡店裡面玩ipad上遊戲玩了一整個下午。
主要是cut the rope, iPad 版售價1.99美元,非常值得

另外,我將ipad和iphone 4 jailbreak 後,使用起來非常愉快
主要還是因為在ipad上我現在可以用iAccees 輸入繁體中文,然後用MyWi來分享3G給ipad使用,達成我一開始的構想。

如果iAccess HD能支援外接鍵盤就太棒了。

— 發送自我的 iPad

位置:敦化南路一段187巷,大安區,台湾

到天堂去吧,祁大

我一直記得我是在Computex 2005的第一天遇見祁大哥,那是我前主編在CNET帶我參加的最後一場活動,他幫我介紹,這是祁大哥。我那時候只是個菜鳥,傻傻的什麼都不懂,但豪爽的祁大立刻就說,士範下次跟我們一起去喝酒。

豪爽、愛酒、照顧後輩,這是我對祁大第一,也是最深刻的印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