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講馬修嗎?

lawrence block 一些朋友弄了個讀書會,其中一個朋友很熱心的問我,要不要去分享一下?我聽了之後楞了一下,想說我何德何能,可以跟人家說書?

骨子裡有種差點藏不住的戲謔,很想說,我只會講威士忌跟偵探小說,但稍微一轉念,覺得自己跟真正的威士忌達人和偵探小說大師相比又差那麼遠,這句話又吞回肚子裡了。

睡前翻了一下在死亡之中,有個朋友之前問我這是我第幾次看馬修?我想了想,大致上來說應該是第四次,但幾本比較經典的好像又有多翻幾次。好像我重看金庸那麼多次,但鹿鼎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射雕三部曲看的次數,肯定是比連城訣多出不少。

看馬修的樂趣在,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他有些堅持的事情。

他會收黑錢,他知道很多犯罪他無法制裁,但是他有他的線,知道不能跨越。有幾次他扮演了上帝,他不覺得這是好事,但是再讓他選顯然他還是會這樣做。

也就是讀馬修最大的樂趣在於,他是人,不是超級英雄。

所以我們這些粉絲好擔心這個會隨著時間而變老的類型小說主角有一天會悄悄離我們而去,就像丹尼男孩名單上那些人。

所以我那天讀者見面會時候一有機會發問立刻舉手問:「馬修還活著嗎?」

如同卜洛克所說的,他應該還活著,但或許我們該讓他真正退休了。畢竟,如果按照時間估算,他應該已經快80歲了(第一本是1976年父之罪,他至少已經快40了),讓他跟伊蓮安養晚年不要在街頭上揍小混混,好像也不算是太奢侈的願望?

如果我真的受邀講書,我真的很想講馬修。但是或許所有想聽或真正認識馬修的人,都不需要我講什麼,於是就會變成一個很「馬修」的讀書會,所有的人圍著一個圈,自我介紹一下,然後紛紛說:「今晚我只聽不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 plurk回應,點這裡查看plurk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