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些照片

半夜,看了一些照片,想起一些事情。

Spotify精選播放清單裡面有個Late Night Jazz,很適合一個人在家喝酒的時候聽,但你最好準備多一點「儲糧」,因為你會越聽喝越多。

很多人或事在這幾年變了好多,很多人和事這幾年也從來沒想過會遇到或發生。我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絕對的對或錯,但總是會有一種抑制不了的沉默,不知不覺的在我看文、看圖、聽音樂、喝酒、想事情的時候,默默攻佔瀰漫著我整個四周。

然後我什麼話都不想講,默默的思考著一些事情。或,其實可能也只是一種變相的自我沈溺和放空。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我的人生彷彿從某個時間點就用某種方式切割了。之前沒想過的事情和經歷,卻在之後一個個到來,沒什麼好壞,只是會回頭一看,然後轉回往前,默默地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變成更好的一個人(可能沒有)。那天我在店外面,看著街燈,輕輕地唱起了沒有煙抽的日子,25年前的歌,連我現在的年齡都比張雨生大了好幾歲,卻依然一字一句的打得沒喝多少的我陣陣頭暈目眩。

那天在搖滾辦桌,即便我聽了好多次的晚安台灣,即便我還根本記不太住歌詞,卻還是跟著大正以及全場突然就席地而坐觀眾一起大聲合唱:

在這個安靜的暗暝 我知道你有心事睏袂去…..

然後聽到一種幾乎是發自內心的祈禱:願你順遂,台灣。

我想到朋友問我,你有去立院嗎?我笑笑著說沒有,我都讓其他同事過去。因為我心中一直知道,如果我去的話,恐怕我就不想走了。就像我抗拒著聽島嶼天光和晚安台灣,因為我聽了,唱了,然後我的眼淚就一如我所想的克制不了一直掉下來。

現在回頭看自己在2006年的文章,突然有種幽默的青澀感覺,原來已經過了兩個總統任期了呢。

人生有些事情會變,有些事情還是不會變。變的是有些人事物再也回不去了,不變的是我一樣愛哭,一樣喜歡在喝醉了之後寫這些文章。

晚安,台灣。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篇噗共有2個回應,點這裡查看plurk頁面[+][-]
最近的 plurk 回應:
Misty*番茄島嶼天光真的太催淚...
工時17小時的Mariosenawei你畫的重點本來就從來都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