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一個夜

回頭一看,那天聽著《給自己的歌》寫下的文章,一恍眼,原來已經三年多了。然後不知不覺,我又有了《山丘》在心中、腦中,不斷的嗡嗡作響,喃喃自語。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我又想起了唐諾在卜洛克在《酒店關門之後》的引言中的最後所寫,張大春逐字逐句翻譯〈Those were the days〉的那些歌詞:

老友啊,我們只是老了,並沒有更智慧

今年看的書不如預期,但本來看書也不是為了要滿足什麼KPI,於是在忙碌看不完我買的書的一半之餘,依然把卜洛克的好幾本書拿出來複習了一下,當然《酒店關門之後》顯然是不可不溫習的必修課。

而那首〈Last Call〉怎麼樣也忘不了,那杯我從去年就開始琢磨著同名的調酒,即便彷彿去年此時就想好的酒譜,到現在也還沒定案下來。

我沒有刻意隱藏 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 唏噓相見恨晚
讓女人把妝哭花了 也不管

每次喝酒,我總是站著一個很抽離的角色。因為我知道我太容易失控,所以我想方設法把自己控制到極致。喝酒!喝酒。唱歌!唱歌。但搞到最後,我還是走回吧台默默酌著手上的威士忌,想著這一切到底何時是個了局,我到底是要無聊自己跟自己對話到什麼時候?

今年剩下不過就十天,明年的此時此刻我又在哪裡?我所想的許多要做的該做的事情,倒底離我還有多遙遠?

兩年前的午後,我寫下了天堂威士忌(那時候網誌上用〈又一杯威士忌〉為名):

沒人知道 這一切的道理 不過大概也不重要, 說完 又一杯 威士忌

但這首歌最終也沒有用原本所寫的歌詞唱出來過。

就像每個人的人生,從來也不是我們所想所預期的所在國小作文簿上「我的志願」的那樣,其他人看到的,就是那個被修正過、微調過、符合情境、符合和弦、符合某種期待的,人生。

但無論是笑是悲,我總就是在是人生的交叉路口,自己不顧一切做出了自以為是的選擇。

這,也就夠。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 plurk回應,點這裡查看plurk頁面
  • JFC

    天堂威士忌我好愛你原本的歌詞,哪天你唱吧,陳會長彈吉他?

    • http://mariorz.com/ Mario Yang

      好難的歌詞喔~哈

      • Jfc Hsieh

        哈,不會啦,很有意境! (假如你可以背起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