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

彰化火車頭兒

原來日子真的可以過的那麼快
回頭一看想起那些年的笑的鬧的吵的甜的
不說自己後悔   但總是有種奇妙的違和感

每次每個人都認為會天長地久
但總是只能發現終究會有走不下去的時候

打開衣櫃一看  你幫我買的挑的笑話的衣服還在
打開電腦一看  我幫你拍的玩的歡樂的照片還在

忍不住思索起  那些年我們走在路上時穿的衣服你還留著嘛
我說過了   這不是後悔不是難過  只是一種詭異的感覺

畢竟我好長段時間沒想過  我們會有現在這樣一天
只是人生總有太多意外   或許那天我選擇了往左邊走去
然後沒有意識到一條孤單長路悄悄的在我眼前展開

默默地  我喝了那些年全部加在一起也不及1/10的酒
我並不是從那個時候才開始看馬修
但我的確從那個時候才開始猛灌威士忌

是好是壞從來也不是我有能力去判斷的
而我試著寫一首Layla
最後卻只能看著你最後傳來的歌默默發著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