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父親節快樂

倒了一杯Everyday Red,差點想直接灑在地上。喔,我忘了你比較愛喝高粱和蔘茸,畢竟冰櫃裡面的行軍高粱也是你教我放的,而國中時幾乎每天晚餐的一瓶蔘茸,跑腿的也總是我。

不知不覺,又回復到2011年朝九晚一的工作情境,每次要到下午時即便灌了多少咖啡,我眼睛總是快睜不開,而總是要喝上第一杯威士忌或便宜啤酒時,我才切換到另外一個情境和另外一個高速檔。

企業或大單位在規劃未來時總是在想五年計畫五年計畫,而我每次經過家中飯廳倒水抬頭看到那張20週年全家福時,有時候總是會一邊倒水一邊楞楞地想,誰又能預知5年後的事情呢?

糟糕,我快要忘記你的聲音了。

我有很多我自己的照片,從小到大。後來我們有了智慧手機可以隨時錄影錄音,而我又幾次公開演講的機會,總是找得到自己的畫面和聲音。但,怎麼會,你我相處了25年,卻沒有留下一點點聲音畫面讓我回憶呢?

回憶總是當你永遠錯過的時候才會最為珍貴。而你當下從來也不會預想到原來需要留著當下可能會顯得彆扭的各種回憶。

家裡常常很亂,而我有時候會胡亂思考,這07年之後大為變動的客廳,那我跟老弟跟R一起搭建起來的電視櫃和沙發,會不會讓你也跟著迷糊了呢?

記得我們把IKEA黑白紋沙發弄好時,我半躺在長條型單人沙發時,老媽說了一句,要是你爸還在他一定會很喜歡那個位置來看電視。

然後我就想起那幾年你常常側臥在冰涼的地板上看著電視,旁邊擺著一個平常塞在桌子下的煙灰缸。

奇怪人總是會記得一些你根本沒有意識到你會記得的小細節。

記得最後一天你的模樣;記得你坐在小板凳上挑著牙籤的悶樣;記得你咧著嘴跟陳叔叔一家一起在你的壽宴上吃飯拍照;記得你在炎熱午後站在屋頂修整花圃和灑水;記得˙你挺著肚子在悶熱的廚房燒菜;記得你弄出一鍋自己熬煮的沙拉醬;記得老弟跟我說怎麼辦我們都不會老爸的自製炸醬;記得你在我大學時你問我交到女朋友沒的電話;記得那天我在週日清早雨中走在228公園看著打著傘低著頭遠遠從另外一邊踱步過來;記得你驚天動地的打呼聲;還有相隔24小時你就突然永遠閉著雙眼躺在冰冷金屬床上的冷酷模樣。

這輩子我猜這些畫面我都忘不了,會比所有雲端儲存備份更可靠。

我自然知道,假設你現在還在我身邊,或許你也不知道該怎樣安撫我這些日子來的疲憊。但能靜靜的一起喝一杯,然後讓我慢慢的掉淚,大概也就夠了。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 plurk回應,點這裡查看plurk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