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iPhone變成回憶時光機

你好,我拿藍白拖。#手機#機殻

從2008年12月14日開始,我的iPhone已經換過三台(iPhone 3G、iPhone 4、iPhone 5),而手機容量也從16GB、32GB到64GB,等於是每換一台就大一倍容量,但不知怎麼,我還是覺得不夠用。

檢查一下手機裡面的內容分布,很快我就發現,雖然我有安裝342個app,但其實隨著時間過去有如我日漸肥厚肚子佔空間的,其實還是已經高達12GB的照片。

依照過往累積的拍照經驗,多半時候我們拍完照之後都是把記憶卡中照片存進電腦中,立刻分門別類放好,就算不如JT一樣細心龜毛到恐怖的境地,但至少也可以快速找到想看的照片。

但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興起過一次念頭想整理iPhone裡面的照片。我猜,大概就跟我從來沒想去整理我放在桌底滿是從國中開始收到的手寫信件、卡片、和明信片的紙箱是一樣的感覺。

有些回憶就是亂亂的擱置在那邊好。

有了電腦、有了數位化,我們很容易就可以快速透過各種過濾和搜尋找到想要看的照片,但人生總有些時刻,是你想要不期遇的突然轉角撞見你以為自己忘記的記憶。有如搬家時打開抽屜準備裝箱,卻一不小心被一些小玩意給拉進時光隧道中,回頭你還以為自己才18歲,然後低頭看到肚子發現自己根本就30好幾。

回到iPhone。

第一台iPhone入手已經是快四年半的冬天,也就是說因為疏於整理,一不小心我就隨身帶著四年半的回憶放在口袋裡了。

而如果仔細觀察照片,你會發現大概在2008年到09年中、2010年底到11年初,以及2012年到現在這三個半年左右時間,照片會特別多,原因無它,手機剛入手,拍照畫質相較同期產品令人興奮,而半年以後,除了其他狠角色慢慢追上之外(還包括自家的後代),不習慣包膜裝殼的我,手機鏡頭也很快被磨到令人有點不堪賭目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記得這些年來,我手機的待機畫面和桌面到底用過哪些照片。一張誠品信義店前面橫掛著燈泡的照片、一張新拿到iPhone 4時第一次拍攝有HDR的信義區天空照片、一張朋友傳來侯硐的小心貓出入的照片、一張第一次進入桃園球場看球時,近距離拍好久不見的鋒哥背景、現在則是剛拿到iPhone 5時拍的中山北路忠孝西路口的老久大樓和藍天白雲。

一如我很清楚記得三台iPhone分別是在哪天幾點在哪個中華電信營業所拿到的。(這倒底什麼死技編個性啊)

但同樣的,也有很多我早已忘記拍過的照片,看到時好像是半夜一點半熟睡時,你家貓咪突然從衣櫃上空降到你胸口上。

其實不痛,你知道,但夠你嚇醒半天再也難入睡。

我猜某種程度上,這也是我一直鼓不起勇氣轉換到Android陣營去的原因。

我曾經有整整一年沒有自己的手機,都是隔一個禮拜就換一支測試用的手機,有如每週飛來飛去出差各地住宿新式高級旅館的商務人士。毫不留戀,而且沾沾自喜。

但從2008年底起,這五千多照片就像是你住了四年多的房子慢慢一點一絲放進去的各種家具和擺設。或許早已破舊不如大飯店的氣派新穎豪華時尚,但卻凍結了你1500多個日子的記憶在其中。

但,誰知道呢?我也曾經一口氣把我房間裡面捨不得丟掉的書清空一半。畢竟馬修說過,人的記憶會自動幫你補足你希望的部份。

而你想不起來的回憶,或許也是有原因的。

ps.本文接連提到肚子是因為今天收到健康檢查報告,醫囑竟然明白寫上過重請注意飲食,我想大概是因為體檢的時候我早餐吃太多吧(鬼扯)。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 plurk回應,點這裡查看plurk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