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在街頭轉角遇見XI

每次去看你的時候,最後總是要在心裡問一下,你還好嗎?

當然,我們無法得知你好或不好,所以只好用最傳統的方式來發問:擲筊。

你知道,我從來不信這套,就像我寫給你的這十幾封信,其實骨子裡你我都知道,這是寫給我自己看的自我療程項目之一。

所以每當老媽要我去擲筊的時候,我總是一臉尷尬。畢竟,我壓根不相信這個。

但對於一個相信的人來說,某種程度上你是很殘忍的。

因為當老媽要呼喚我去擲筊的時候,通常都是弄老半天都擲不出來的時候。她總是半開玩笑但內心是無奈的說「你爸要看你(們)」。

然後當我心中非常抗拒的擲了之後,不小心丟出笑筊時,還要被念:「你看,你不認真,你爸在笑了。」

然後我心中所想的是,「更……你一定要這樣搞我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