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夠一起喝的話….

我走在樓梯間,突然說:「要是祈大還在就好了。」

「啊?」小嫻有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讓我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

「要是今天大家能夠一起喝,該有多開心啊。」我發自內心的,許著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達成的願望。

「他一定會很喜歡妳的」我很肯定但又哀傷的說。

「我知道,你說過。」

很快,一恍眼就快兩年了,離那通讓我錯愕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電話已經快兩年了。就像,很快,我爸離開我們也已經七年了。

人生很奇妙,總是要等你錯過了當下之後,你才會發現原來你錯失了很多,而此生你再也沒有說one more time的機會。

直到我爸離開五年,我才發現原來我這麼愛喝酒,而我從來也沒有一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爺倆倒著一瓶凍到透行軍高粱,或許就這麼默默的,你一口、我一口,言不及義的談著,直到天明。

直到祈大走了兩年,我才意識到不管是否跟廠商喝酒,其實我好想在這樣一個週末禮拜五晚上,吆喝著說,祈大我們在uptown,一起來啊。而我多麼希望被他灌酒,多麼希望聽到他說:「耶!瑪莉歐,你跟大A喝一杯。」即便我已經醉態可掬了也毫不猶疑一口乾下。

(「叫你喝酒又不是要你喝農藥。」)

我想起上次這樣跟祈大痛飲,隱約已經是好些年前在滷蛋川鍋,跟HP一群人對尬,而我從不到十二點就完全喝醉的夜晚。我隱約還記得,當我漸漸意識不清時,祈大還一副沒事人一樣坐在那邊跟他們對飲。

(當然,過去的記憶很容易被美化)

專欄作家David透過宣龍寄來篇文章,提到他為了限制他女兒用ipad塗鴉的時間,在iPhone上裝了一個能視覺化體會時間流動的計時App 「Time Timer」。時間、人生、這世界,就如同那個流動的Timer一樣,過去,變少,而你永遠也無法帶回前一秒。

我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寸金難買寸光陰不是?),只是當我往杯子裡面倒了一杯Laphroaig,點燃一跟Marlboro時,我還是忍不住會想,要是我對面能夠有人拿著滿滿一杯高粱,刁著一根Parliament,或是整杯Vodka混著檸檬汁,該有多開心?

要是,真有那世界,我多希望你們兩個人,能一起舉杯,一起抬槓。

4 關於 “如果,能夠一起喝的話….”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