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Bruges Cafe Part I

「耶,我們的店名叫做布魯日(Cafe In Bruges)怎樣?」2009年夏天,大概是在Odeon或是魯米耶或是Roxy Rocker,黃大突然這樣跟我和酥酥說。

兩年前,布魯日對我的意義就是一個我從來沒去過的國家中的一個沒去過的城市,和我最近的距離就是當我在飛機上熬夜不睡看看殺手沒有假期的時候。

兩年後,她變成一個我會魂贏夢牽的地方,一個兩年中我會待的悠遊自在,一如我第二個家一般的地方。

2011年11月15日,我正式離開了布魯日咖啡,我們將她頂個了一個朋友的朋友。許多人問我,怎麼那麼突然。我的回答都是,對啊,結束的很突然,一如我們開店也很突然。

2009年7月,某個週五,我跟黃大一如往常去仁愛國中打球。打完球後,我們先去Odeon,他喝酒,我吃三明治。他突然問我,耶,不如我們自己開一間店?這個念頭開始在我們的腦海中發酵,而等到我們那天晚上跑到第三間店的時候,我已經滿腦子想的都是,好耶,我們來開家店吧。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然後一下子就兩年了。

說實話,我一度以為我撐不下去。因為今年初我開始去商周上班,兩邊跑的情況是,我一度有過每天睡三到四個小時,然後週間每天如此持續三個月。我的whatsapp暱稱上寫著工作17個小時的瑪莉歐,我會在中午去摩斯漢堡本來想喝杯咖啡看會書,卻在喝完咖啡後直接倒在桌上昏迷20到30分鐘。

兩年了,彷彿很快,又彷彿很久。

我想起,我們10/15接手店面,錦葺只花了短短一週,就讓我們的吧台、K書中心出現,黃大變出了每個人都喜歡的沙發、桌椅。酥酥拍下了我們在10/29我去吃完常旺生日熱炒後,在店裡面打掃到深夜的照片。

我想起,11/1,我們搬冰箱、裝機器、採買、弄咖啡,試做Panini,好多好多朋友跑來店裡為我們祝賀打氣,而我們能接待的只有手忙腳亂。

我想起,11/2,我們在一片混亂之中,印了簡單的布魯日咖啡1.0菜單,上面有四種咖啡,四種Panini三明治,還有沒有寫出來,但後來慢慢補齊的比利時啤酒。我們開始了試營運

沒人知道我們可以走多遠,沒人想到原來會有這麼多朋友喜歡這個位於台北市最熱鬧區域旁的難得淨土。

第一天試營運,我帶著剛印出來的菜單,衝進店裡。店裡面,坐著唯一一位客人,當時在隔壁券商上班的彥廷。

11月24日,假借黃大生日之名,蝴蝶和Rebecca揪了幾十個人來到店裡面狂喝狂歡。現在想來,那就是有情有義Enzo哥第一次來到布魯日的時候,不過那時候他看起來像是個熱愛拍照的可愛阿宅,而不是後來油腔滑調的Enzo哥。

12月24日,威廷揪了一堆朋友來店裡辦聖誕節交換禮物趴,(他交到女友,布魯日應該也幫了點忙吧?..:))我們認識了好多好多本來不認識,後來持續來布魯日的朋友。

12/31日,布魯日第一次辦跨年趴,我記得直到9點半之前,店裡面都是空空的,結果後來我們直到凌晨五點鐘才打烊。

2010年1月,我們開始辦起Speed Dating,一個無心插柳的活動,結果你Google快速約會或Speed Dating,我們都在第一頁前三名。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