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Bruges Cafe Part I

「耶,我們的店名叫做布魯日(Cafe In Bruges)怎樣?」2009年夏天,大概是在Odeon或是魯米耶或是Roxy Rocker,黃大突然這樣跟我和酥酥說。

兩年前,布魯日對我的意義就是一個我從來沒去過的國家中的一個沒去過的城市,和我最近的距離就是當我在飛機上熬夜不睡看看殺手沒有假期的時候。

兩年後,她變成一個我會魂贏夢牽的地方,一個兩年中我會待的悠遊自在,一如我第二個家一般的地方。

2011年11月15日,我正式離開了布魯日咖啡,我們將她頂個了一個朋友的朋友。許多人問我,怎麼那麼突然。我的回答都是,對啊,結束的很突然,一如我們開店也很突然。

2009年7月,某個週五,我跟黃大一如往常去仁愛國中打球。打完球後,我們先去Odeon,他喝酒,我吃三明治。他突然問我,耶,不如我們自己開一間店?這個念頭開始在我們的腦海中發酵,而等到我們那天晚上跑到第三間店的時候,我已經滿腦子想的都是,好耶,我們來開家店吧。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然後一下子就兩年了。

閱讀全文〈Farewell, Bruges Cafe Part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