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P之所以叫做MVP–回應痞客邦MVP爭議一文

這篇文章是我回應痞客邦籃球邦中一位作者芒果所寫的「MVP爭議—評分標準到了該改的時候了」一文。

MVP和某些個人獎項(如年度第一隊、年度最佳防守球員)一樣,是由記者投票產生,所以總會令人有太過主觀之疑。不過我看完該作者文章之後,覺得不是很認同。本來寫寫facebook分享就好,結果一下子寫太長,乾脆在部落格發篇文章當做記錄好了。

本文開始

MVP的精神理所當然是「最有價值」,對誰最有價值?當然是球隊。球隊價值何來?當然是以戰績為最重要的價值。也就是說要選年度MVP,應該是要選一位該年對於球隊最有價值的球員。(亦即MVP != player of the year)

原作者對於記者把選票投給「“大幅度進步戰績”的球隊的球員,而且最好是“出乎預料之外的進步”」這件事情感到不滿,認為需要有更客觀的評定方式。但為什麼轉隊而來造成戰績大幅進步的球員比較容易得獎?因為這代表了轉隊的球員的確對於該球隊有明顯的價值。而如果一直球隊年年都是分區冠軍或前幾名,那球員本身對於球隊的價值自然是不容易引起注意。
閱讀全文〈MVP之所以叫做MVP–回應痞客邦MVP爭議一文〉

人們相愛,然後傷害彼此

Sunny day

人們相愛,然後傷害彼此,你很難理解,但是很多時候就是這樣。

我花了100分鐘看完飯飯之交,然後莫名其妙的為艾希頓庫奇冷淡的掛上電話、為娜塔莉波曼飛車去他家最後哭著離去而差點掉淚。

這當然不是什麼太值得令人高度評價的電影,只是傷心人別有懷抱,總是容易想太多。

你總是在失去之後才會惦記,但人生可不比電影,不是每次都可以在一百分鐘之後來個大逆轉,才發現原來男未婚女未嫁,一切都是誤會,苦苦等待總會有好結局,多喝兩杯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是忘不了對方。

當然不是這樣。

閱讀全文〈人們相愛,然後傷害彼此〉

Book Review:很馬修的「恐怖分子的洋傘」

看到本書最後1/5時,我就覺得,這實在是很馬修史卡德的一本小說。當然,此書出版時,卜洛克的馬修系列已經出到第十二本「一長串的死者」,馬修也早就已經戒酒了,只是說裡面的主角島村 / 菊池不斷喝酒、不斷走路坐電車遊走於東京,然後不斷的打電話、跟人問話還有莫名就會被人愛上等,實在是很難讓我不想起馬修。

看到本書最後1/5時,我就覺得,這實在是很馬修史卡德的一本小說。當然,此書出版時,卜洛克的馬修系列已經出到第十二本「一長串的死者」,馬修也早就已經戒酒了,只是說裡面的主角島村 / 菊池不斷喝酒、不斷走路坐電車遊走於東京,然後不斷的打電話、跟人問話還有莫名就會被人愛上等,實在是很難讓我不想起馬修。

換句話說,其實這本小說給我的感覺是很不像是日本的推理小說。

我自然知道日本有本格推理有社會派推理,後者相當於是美國的冷硬派推理小說,只是不管是橫山秀夫、宮部美幸或是松本清張,裡面對話的味道,都和這本「恐怖分子的洋傘」差很多。世故機智中帶著犬儒,卻不斷有混雜類似馬羅和馬修一般的風趣,這種玩意,是我很少在我看過的日系推理小說中見到的。
閱讀全文〈Book Review:很馬修的「恐怖分子的洋傘」〉

終於,夏天來了

Hi there
終於,夏天來了。終於,走上屋頂,風吹的我涼爽而不再寒冷

我已經快要,快要,忘記了你。而我知道我自己已經忘了,什麼是愛情。

我還是喜歡純飲,威士忌。不喜歡那種拼酒一般的乾杯。倒一杯兩指的Single Malt,慢慢、慢慢的啜飲,最好是Laphroaig,用濃郁而香淳的碘酒味,把眾人阻擋在外面,把自己的孤單乾淨的放在裡面。
閱讀全文〈終於,夏天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