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月亮濛上了霧氣

Drink

騎車去布魯日和騎車回家的路上,台北的天空突然清澈的不像話,隨著夜深,從藍慢慢轉為靛藍。但等我終於回到家,得空可以上樓頂的時候,天空卻悄悄蒙上了薄薄的雲,連月亮,都濛濛的渲染上一層霧氣。

拿出了iPhone,打開了趁特價買的Star Walk,喔,原來連明亮月光都無法掩蓋的星星,就是天蠍座的心塑二。身體繞著天頂轉了360度,卻彷彿聞到了在你身旁看著你用Star Walk看星星的味道。

早就放棄了停止想念這件事情,這不合人心力學。但倒也不會放縱,就把它當作月亮上的霧氣一樣,淡淡的,風一吹,頭甩一甩,也就算了。

歐肯特軒12年的味道其實不怎麼對味,桌上滿滿的酒瓶中,喝到會想念的似乎還是Laphroaig和百富。很久沒在外面喝威士忌到醉了,上次應該就是喝了四杯John寫完BIOS的稿件,然後和阿布去Barcode用Highland Park補上最後一刀的某個週六。

闔著的MacBook Pro旁,堆疊著看完的飢餓遊戲、絕命之鄉、黑色之書、1988、青春、鴨川荷爾摩、陪你走中國、小城、明日書和一個投機者的告白,還有好幾本看到一半就擱著的書。地震來時,被書壓扁,對我來說似乎也不失為一種浪漫。

夜了,希望每個人,都有好夢和好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