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該有個可待的地方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如果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近年來我最愛的一個作家名為勞倫斯卜洛克。他是位類型小說作者(也是暢銷排行榜常客),筆下有五個系列,其中最讓我喜愛的,是馬修史卡德這位酗酒又戒酒的前紐約市警察私家偵探系列(好複雜的身分)。

而每次我在店裡想要喝酒時,總會想到他在1986出版,堪稱系列中最純粹寫酒吧的一本書,「酒店關門之後」。在酒店關門之後中,阿姆斯壯酒吧酒保Bilie Keegan跟馬修提到一首歌,歌名Last Call,Dave Von Ronk所唱,歌詞美,翻譯的也很美,網路上依然不難找到這首歌。

這是首清唱曲,乍聽之下你會覺得有點無趣,但是多聽幾回,就會聽出味道了。也難怪馬修在書中會叫比利不斷再放一次,放到把整首歌的歌詞都放進書中,連書名都是摘自歌詞中的一句話。

然後我就倒上了一杯Talisker 10年。

最近天氣變冷,常常又陰又雨又冷,我猜大家下班後都想早早回家休息。但我依然會忍不住想到酒店關門中馬修在描述阿姆斯壯酒吧時所說,每個人都該有個可待的地方(Everybody’s got to be someplace),他的地方是阿姆斯壯酒吧,而我的地方則是布魯日咖啡。

開店一年多了,你幾乎是每個只要我們有開店營業的一天,你都可以在某個時候在這邊找到我。如果這個年代沒有手機的話,你的確也可以打電話到店裡來找我,比打到我家裡找我還容易多了。

我在這家店喝了許多比利時啤酒,也喝了我有生以來最多的威士忌(從蘇格蘭到波本都有),也在這邊弄出了我個人喝過最棒的威士忌可樂,還有Apple Martini、Mojito柯夢波丹、長島冰茶。

昨天我高中同學Richard來店裡,我跟他從八九點一路聊到凌晨一點。我把店側邊鐵門關上,店裡燈關掉大半,我們兩個從咖啡、各式調酒再到一人一瓶水,我猜如果沒有這家店,我們大概沒有這麼好的地方可去吧。

你呢?你的地方是哪裡?而我保證布魯日咖啡是一個可以變成你的地方的咖啡店。

本文原刊於布魯日咖啡部落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