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寂寞纏上不過是自找

My birthday cake from Mom
緩緩地,我注視著從月兔印壺中穩定流出的水柱,注入進陶瓷濾杯裡方才研磨好的尼加拉瓜La Minita的粉末中。咖啡色粉末膨脹起來散發出紅茶、黑糖、榛果香氣。店內音響傳出Olivia溫柔的唱著Sweet Memories,聽著聽著,發現膨脹的不只是咖啡粉末,還有心中的寂寞。

店裡有賣酒,其實卻很少在店裡喝酒,主要原因還是跟開車回家有關。於是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凌晨一點開車經過台北市依然熱鬧的夜店一級戰區左轉上信義快回家,半小時後、洗完澡自飲自酌一小杯又一小杯各式各樣酒,從金牌、MINE到各種Single Malt的威士忌,試著帶著微醺酒意度過一天最後的一小時。

於是就像Dave Van Ronk唱的Last call,「我那天心碎不已,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我或許會忘掉所有的悲傷。」

總會有一刻不想跟任何人說話(也講不出來),默默的啜飲著溫熱的手沖咖啡並發呆,心中的寂寞我猜大概會越來越濃郁,只是卻也想不出來它到底是怎樣滋長的。

所以超人不會飛,而我從中間只聽到深深的孤獨和無奈。

位置:道南橋,文山區,台湾

2 關於 “被寂寞纏上不過是自找”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