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調朋友的出訪帛琉友邦小插曲

我的低調朋友

今天Yao問我說,你要不要寫一下我們低調朋友去帛琉前的故事,既然有人提了,那身為最慘的苦主的我,自然是義不容辭來寫一下。

好,為了保護當事人,就稱呼她為「低調我朋友」好了。這位低調朋友,和Yao以及另外一朋友中秋節那週末計畫好要去帛琉,結果我們出發前一天還是前兩天吃飯時,她說他還沒和他爸媽說他要去帛琉,大夥都覺得這位低調朋友實在是很相當豪氣。

其實這根本不算什麼,因為最後她是留了張紙條說他要去帛琉,就出門了。

(我一直幻想情境是,他出門和爸爸打招呼說,「我出門囉」。「要去哪」。「喔,帛琉,晚上不用幫我等門了」)

然後,他們是下午一點鐘的飛機,我在中午十二點半接到低調朋友來電。

「瑪利歐,因為我和我爸說,我們是六個人去,所以你等下可以幫我三方通話(其實是…call out 出去三個人,所以是四方通話),和我爸說你也要去,然後有誰(點了另外兩個苦主)等等」

然後中間幾經折騰,我終於順利和低爸爸說上話。
「你好,我是低爸爸」

「伯父好,我是瑪利歐」

「是這樣啦,我們家低調說你們有很多朋友一起去帛琉啦,但是我是不太相信他啦」(那關我啥事)「請問你貴姓」

「我姓馬,喔不是,我姓楊」

「楊先生,請問你們有幾個人去」

「六個」(此時不知道為何已經轉換成台語)

「那幾男幾女」

「呃,等下我看一下」

「六個還要看喔!請你把電話給我們家低調」
於是我就聽到低爸爸非常不爽的開罵,只是沒兩句,低調就說,「爸,我真的不能再講的,因為飛機要飛了。」這句話引發低爸爸撂下一句話,「好啦現在就說不能講了啊。」就把電話掛了

此時是12點55分,容我提醒,他們的飛機是一點整。

我很懷疑當時是不是空姐已經盯著她很久,只差沒有夾手把她的手機奪走(啊,那是Yao的)。

可是據稱,她回來後,她爸也沒有把她關在家門外,彷彿當初我是白白挨了頓罵。

以為記。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