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雜記隨筆

好多東西想寫該寫,卻老是提不勁。

說說這最近做的事情好了。

五月初到七月初參加了一個爵士音樂講座。張凱雅和謝啟彬兩位老師的講課幽默風趣又超豐富的內容,兩千元實在太值得。只可惜中間因為Computex和端午節回基隆所以缺席兩堂課。

五月初和阿胖他們一夥浩浩蕩蕩三十幾個人跑去了墾丁,三天兩夜烤了三次肉還有衝浪、喝酒、打漆彈,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最開心的自然還是看到阿胖和小雞結婚兩週年快樂的樣子,很慶幸自己兩年前有去關島參加他們的婚禮。


看得書似乎變少變慢許多。最近似乎只有終巡者、晚晴、自由生活、溫柔酒吧和今天剛看完的巧克力戰爭。終巡者需要搭配前幾集一起服用效果會比較好;晚晴是很不錯的散文集,但是有些劉老園藝的興趣,還是有點消化不良;自由生活是非常棒的小說,但是如同酪梨壽司所說,少了過往帶有大陸文章的翻譯韻味,自由生活感覺很不哈金(但其實之前戰廢品和等待也都是用英文寫的啊…:p)。

溫柔酒吧實在是太動人了,一本僅寫到25歲的傳記,卻能夠有令人回味無窮的小說餘韻,不管是名為狄更斯或酒掌櫃,都是一股濃厚到令人醺然欲醉的氛圍;巧克力戰爭雖然是30年前的青少年讀物,但實在沈重無比,讀到最後頗有幾分發條橘子的味道,讓我三天內一鼓作氣讀完後連心情都隨著有點低落。

電影看得不多,球打的不少。連著兩週戶研盃卡著朋友婚禮、雞胖泳池趴踢,週末睡的比平常日少了快一半,這樣也讓我撐了過來。而我也連續兩年在打完最後一場籃球比賽後,和學弟叫囂大鬧,我想我脾氣真的很差。

中間似乎去聽了三四場爵士音樂節的表演。7/17中午去吃好貴的海鮮、晚上聽了場爵士,再晚點跑去找同梯好友歡送睿中出國深造,然後攜帶著資岳保管的一瓶威雀跑去宜蘭,和認識超過十年的朝陽好友在民宿談天直至天明。然後很順利的把第二天所有的行程全部放棄掉。

活動似乎很多,我的吉他依然彈的很爛,莫名其妙被黃大抓去什麼鐵三小隊,開始練習算是從來沒真正會過的游泳,準備參加9/13的宜蘭半程三鐵和10/4的台東三鐵。據說這次賭很大,如果沒完賽的話,可能會輸到要當褲子吧。

上個月第一次去了Roxy Rocker,幾乎是一進去之後就愛上那邊的氣氛,但週間小貓兩三隻(上週一好像兩個小時內只有我和黃大),週末兩小時內十幾二十個客人的狀況,只能希望它至少撐個半年不要倒啊。

心煩意亂是最近常有的感覺,把平心靜氣寫在暱稱上自然是一點用也沒有,不過是當做個鉤子,看看有沒有朋友願意施捨點同情關心。(印象中似乎是沒有,但若有人問了,我恐怕也只能瞠目結舌說不出口)

那,我該怎麼辦?看開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然怎麼說貪嗔痴是三毒呢?

喔對了,我還看了歌劇魅影,但是我中間真的太累而睡著了。而且我票錢還沒給我弟。

4 關於 “夏日雜記隨筆”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