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四周年了

故事寫不完,不知道該怎麼結束。或者應該說,我似乎不想讓故事結束,彷彿只要自己不宣布The End,對他的想念就不會結束,才能確定他會一直在我心中。

今天是農曆5/7,端午節後兩天,但我總是記得的,是6/13。早上又開了一個小時車,開著那熟悉不得了的路程,走進八里福德寶塔,打開了櫃子,看看老爸帥氣的軍服英姿照片(耶,這是作弊吧,那是他才退伍前拍的耶),而罈上依然放著他心愛的雷朋墨鏡,旁邊還有他最愛的隨身聽收音機。瞄了一眼生卒年日,真的,他真的是農曆5/7走的,一恍神,怎麼就是四年過去了?

才發現,原來他走的那天,我們才剛剛因為端午節吃過飯啊?

還是沒有吃飯?但我很確定他走前的兩週前,我們還在有名堂和陳叔叔一家吃過飯,因為農曆4/23是他的生日。

所以,他才剛過55歲就離開了我們。

然後,我突然發現,原來我再也看不到他變成白髮老爺爺的樣子。

小時候,我老是無法想像自己長大的模樣,更是無法想像自己變老的樣子。而對於每個小孩而言,父親的形象,大概都是穩如泰山吧,至少,對我來而言是這樣。所以我一直覺得老爸就是那麼強壯,即便我後來個頭比他高,但是當我抱著他時,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粗壯的身形,我怎麼也無法想像他變成像我爺爺那樣白髮蒼蒼的樣子。

現在要我去想像,我腦海中出現的竟然杏林子所描繪他的阿丹老爸的形象。

年紀一把,有點突肚但不失過往的帥氣,然後,看到可愛的女生可能就會想要開玩笑,十足是個老頑童的亂七八糟。

但是,我真的好想看喔。

四年了。爸,你還好嗎?

我好想你。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