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總統大選雜感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時間過得很快,我還在想上次立委選舉跑去IEKA買家具,路上聽著張大春做了四個小時的選後特別節目,結果一下子牽扯國內許多民眾生活重心的總統大選就結束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樣,即便已經揣著投票通知單、印章和身份證,走在投票所的路上,依然思量著到底這個章要蓋在哪裡(私人印章請蓋在領票處喔,畢竟你我不是林青霞)。我原本以為我會花上更長的時間在路上散步思索,沒想到吃完飯後信步所至,一下子就走到了投票所。

我投給誰一點都不重要,我支持誰也不重要。如果問我在那短短的路上,到底決定的關鍵是什麼,我想可能是模糊的直覺,就像我三年前買相機時的直覺

其實這次選舉,對我來說,我覺得投給誰都好,你可以說我鄉愿,但我覺得這次單以候選人而論,誰當選我都不會有反感。只是我對於兩者背後代表的政黨、政黨當選之後背後牽扯的利益糾結感到依然沒有信心。

這次選舉的過程其實是讓我失望的。除了媒體協助兩邊互相攻奸應負責任外,最大的責任當然在兩邊候選人身上,都攻擊對方為主要重點,而沒有花主要的精力在述說自己的政見、描繪自己的願景、告訴他們的選民,當選後,他們希望帶著人民走到哪裡。

我要求的太高嗎?我以為這是一個企業CEO在每年年初都應該做好的最基本部分,拿到一國元首身上應該也適用才對。在他尚未上任前,我無法評斷他的執行能力(過往的市政經驗參考價值有限),但是對於一個總統候選人,他如果連願景、目標和執行方向都說不清楚,這讓我會懷疑到底是他的幕僚有問題,還是他不夠相信他的選民。

週四和朋友討論許久,他說因為在台灣,智慧和堅持(意指不攻奸、以政見、正面的選舉方式)無法贏得選舉。我說,那這真是台灣選民的悲哀。

這是一個有無相生的情況。如果台灣選民讓一個堅持自己的路,述說自己優點、未來目標、政見為主,而不以攻擊對方為主的候選人落選,那只是讓未來的選舉情況更糟糕而已,那我所期待的選舉對戰,還會有遙遠的路要走。

我會一直想,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在大選中,明確的說出各自支持的候選人明確的政見、未來的方向和願景。而不是說你支持的候選人哪裡不好,來說明自己的支持的正當性,以別人的否來證明自己的是,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所以這次選舉之所以讓我失望,就是我很懷疑有多少人能說自己支持1號或2號,是因為他的政見有哪些、目標和願景有哪些。(甚至連選舉公報上都找不到)反之我們只在媒體上看到某人之所以挺馬蕭是因為對民進黨失望,某人之所以挺長昌是因為不希望一黨獨大或是國民黨親中等等之類的說法。

該怪誰?如果候選人都忙著相互攻擊、防守,自然沒時間讓選民明白他們的理念和想法。

但是我對於台灣的選舉依然是很樂觀的,因為至少整個過程堪稱平和,即便不少媒體、兩邊都紛紛挑動對立的情況,但是其實真的那是少數。而民主最讓我覺得珍貴的地方是,你可以自由表達你的意見,而且一人一票、每票等值。

選後大部分的人都會很訝異,馬蕭竟然可以贏超過221萬票,然後開始找理由。其實這沒什麼好特別找理由的,我覺得甚至兩黨各自一些愚蠢的舉動都不是決定性的影響。而是台灣目前兩黨的理念都太偏激,而台灣大部分的選民其實根本沒那麼偏激。我們現在選的是未來性,於是比較多的人認為馬蕭能夠在未來四年替台灣帶來更好的未來。就只是這樣而已。

所以我很看不起選後金恆偉等評論家,在選後一直口口聲聲說要提醒台灣民眾要如何如何。我覺得台灣人民的集體意識已經用選票做出了決定,四年後我們再來檢討這個大部分的決定是否有問題,而不是當選舉的結果不如自己的期待,就用各種高姿態表顯出「你們這些愚民要小心、國民黨你給我注意」的態勢。一點意義都沒有。

最令我佩服的,還是謝長廷在選後的感言。兩分多鐘的感言,可能是選舉到目前為止最有風度的一席談話。我覺得台灣需要的還是這樣的風度,選輸了,謝謝大家的支持和努力,揮一揮手,走下舞台,要嘛下次再來,要嘛就信守承諾退出政壇。這會給台灣更好的典範,和群眾未來面對選舉時更好的態度。

民主重要的價值之一應該是彼此尊重,挑動對立其實只是少數的人而已(包括媒體和某些政治人物),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某些人「你不支持我支持的人,那你就是錯的」(或許我自己講話也偶而不小心流出這樣的態度,但這不是我信仰的價值)。如果我們能夠彼此尊重,讓每個人自由表態,在理性的層面上自由辯論,辯論完握握手各自投票,開完票再握握手恭賀勝選,然後等到下次再來,我想這應該是我最期待的民主台灣吧。

1 關於 “2008總統大選雜感”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MingWangX » 這些眼淚,不是難過,是感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