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棒球資格賽,八搶三中加戰賽後雜感


(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每次看到支持的球隊輸球的比賽,就會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很衰,尤其是通常輸球的比賽記憶都會比較深刻,更讓我有看球「輸多贏少」的感覺。但是每次看完一場輸球的比賽,心中的感想往往會比較多,悲劇,總是贏得較多感慨、較多回味。

我覺得我看一場比賽的賽後感想,會偏重在於教練的方向,會有點類似統計的概念。也就是說,在統計的概念中,單一事例是沒有意義的,只有樣本夠大,分析才有意義。而我看賽後方式,則是不會太過於著重某一個特殊的play,重點是在於教練的調度和球員的整體表現。

教練的職責在於,嚴格的執行自己和球員之間的計畫,並且在適當的時候,派上適當的選手,然後試圖在關鍵的時候,給予選手指導,激勵他們發揮最佳的表現。

當然,說起來很容易。

回歸到比賽,今天先發派出倪福德,本來我是非常擔心,但是加拿大的先發打線多達7個為左打,所以洪一中的考量不無道理。而從倪福德的表現來看,其實7.2局掉四分算是頗具水準,尤其是沒有保送非常重要。但是感覺起來面對前面棒次來看,倪福德的壓制力就不足夠。實際上,今天上陣的投手都不太足夠。

今天值得討論的部分有兩個,第一個是羅嘉仁的上場時機,第二個就是十局換上姜建銘。

一向主張Bill James的牛棚使用法,也就是球隊應該在平手或領先一分時用上最好的後援投手,即便比賽僅達七局而已。所以當倪福德投完七局時,我就認為應該換上後援投手,而因為鄭凱文星期六面對墨西哥已經投了3.2局,印象中用了超過五十顆球,所以此時我認為應該直接把羅嘉仁換上來。

不過事後回想起來,洪一中讓倪福德多投兩個人次也是合理,因為是4、5兩棒也是兩個左打,而且其實今天也打得不是很好。當倪福德順利解決掉4、5兩棒後,洪總決定換人,換誰呢?還是鄭凱文,而不是羅嘉仁。

鄭凱文很驚險的解決剩下的一人次,沒有掉分,此時應該看得出來,加拿大對於中華隊的沒有球速的右投手似乎是沒有任何畏懼(現場測速鄭凱文僅一顆141km,其餘皆在13x左右)。

九局上,終於換上羅嘉仁,但是現場測速看來,羅嘉仁的直球球速完全不如前幾次的剛猛,逼得要用到曲球來引誘打者,搶好球數。於是一顆太低的曲球造成暴投,跑者上二壘,然後一個直球被打回追平分。張建銘盡力了,因為那個球滾的很慢,而他的臂力本來就不算頂級,但至少夠準,看起來很漂亮。當然葉君璋也盡力了,本壘板是他的地盤,今天就有三次的守護戰,而他守下了兩次,其中一次差點讓比賽因為現場球迷亂丟東西導致比賽被沒收。

十局上,羅嘉仁下場,換上誰?姜建銘。之前已經說過,沒有球速的右投手對於加拿大幾乎沒有任何威脅,姜建銘本來就不是靠球速混飯吃,而他最近的狀況似乎也不算太好,於是沒有解決任何人次,被打了一個深遠安打,超前分回來。

接手的投手是?黃俊中,雖然也被打出安打,但是順利解決接下來三名打者,中華隊帶著一分落後進入到最後一局。

其實十局下的確是希望無窮,尤其是沒人出局就上壘,然後一人出局一二壘有人。但是沒有打好就是沒有打好,不管是彭政閔或是林益全,為了他們沒有接續進攻就責怪他們實在太過苛求,只是球迷在現場也只能夠如此覬覦那不到兩成的機率,希望棒球之神能夠再度降臨,讓滿場的球迷能夠帶著笑意回家睡覺,讓叫囂的加拿大球員只能悻悻然離去。

當然,這些並沒有發生。

綜觀而論,這場比賽最大的感想當然就是,可惜。中華隊並不是沒有機會贏球,而且洪總的調度大部分的時間裡我都蠻喜歡的(尤其是對墨西哥時的暫停時機、換人時機都非常恰當),只是就是差那麼一點。九局上半兩人出局時,全場球迷沒有人坐著,我隔壁的大叔直嚷著「坐不住」,就差那麼一個人次而已,大家就可以快樂回家,然後彷彿就是去年世界盃對荷蘭的惡夢重演一次。

剛剛在高鐵上,我和Rach討論中,提到了一個話題,就是其實沈鈺傑和林柏佑臨時藥檢沒過被換掉,在這場比賽似乎發生效應。因為如果沈鈺傑在,那就會有個值得信賴的左投可以在鄭凱文或是羅嘉仁後面接替,而不用一直讓右投手上來讓大家心驚膽戰(我在現場的感覺是,鄭凱文之後對付的打者,打出去球的都很紮實)。

而如果林柏佑在的話,也不用換上鄭凱文(他真的應該還很累),甚至不需要換上羅嘉仁(他也連投兩天,各一局),會有比換上姜建銘(他週五才剛先發)更好的選擇。所以昨天面對德國打太驚險也在今天發生作用,不然羅嘉仁今天會在休息一場的情況下登板。

而除了可惜,也實在無從去苛責中華隊的表現,畢竟今天的比賽給了大家很多歡樂,尤其是羅國輝那個震撼人心的逆轉全壘打,如果今天贏了,我想他應該有機會成為台灣球迷心中真正的小陳金鋒。而葉君璋精彩的保護本壘、張建銘的阻殺、彭政閔的守備(耶,奇怪,我們對他的期待好像不是這個喔XD)等等,都讓人感受的到,今天比賽中華隊的用心和專注力。

一場比賽打完,還有後面的比賽要打。老美很喜歡用棒球比喻人生,人生不會因為一時的成敗而暫停下來,棒球也是。1978-79、81-82年洋基隊的總教練Bob Lemon說過:「I had bad days on the field. But I didn’t take them home with me. I left them in a bar along the way home. 」,唐諾在酒店關門之後的導讀裡翻譯是:「我從不帶球賽回家,我總把它留在某家球吧裡」。今天不喝酒,不去Cafe Odeon,但是我可以做的,就是把今天的比賽,留在這個部落格就好。

順帶一提,Bob Lemon另外一句話也很有名,「The two most important things in life are good friends and a strong bullpen. 」,拿來放在今天的比賽當作註腳似乎也不錯。

週三加油,我猜先發會是陽建福。

延伸閱讀:

比賽紀錄
賽事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