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L週日打裁判事件雜感

比賽是週日的比賽,所以到今天已經是事發後第三天。因為我對於SBL不是太有興趣(純粹針對組織,而非球員、球隊),所以我是今天無意翻閱了今天的蘋果日報才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們先來看看新聞:SBL裕隆逆轉勝台啤 追平12連勝紀錄

主要的狀況是終場前39.9秒,「陳信安帶球切入,演出超級飛人動作,由右方閃過吳岱豪封阻,拉桿到左側出手,球進照算還造成台啤隊犯規,一舉完成「三分打」追成七十五平手。

陳信安的這一球引起台啤隊總教練閻家驊不滿,認為是「起動前」犯規,不應「進算還加罰」,衝進場內向裁判咆哮,又被加判技術犯規,由陳志忠兩罰中一,裕隆靠著這一次攻擊,連拿四分,反以七十六比七十五,取得全場第一次領先。」

另外一篇新聞:裕隆12連勝 陳信安3分打

「台啤總教練閻家驊對這個判決相當不滿,激動衝去理論,籃協副秘書長王人生攔住他,閻家驊仍然大動作抗議,副領隊陳建州也向前抗議,最後裁判再吹台啤技術犯規,由陳志忠執行加罰,台啤由領先變成落後。

最 後台啤氣勢為之一挫,以75比79輸球,賽後閻家驊一肚子火,不滿輸球情緒,直接發洩出來,裁判走在通道,閻家驊出右腳準備踢人,最後裁判們在大會人員護 送之下離場,台啤由訓練員周俊三出席賽後記者會,阿三哥無奈地表示:「大家都看很清楚,這場比賽由裁判決定比賽勝負。」 」

大致上就是這樣,如果透過影片來看,就是閻家樺教練在賽後走近準備離場的裁判,然後突然起腳往下踹(裁判位置在較低的走道),而至於管理林玠禾是否有動手,這部分在我目前找到的影片中看不到。

今天是後續報導,主要是這篇:罰10萬 閻家驊禁賽10場 嚴懲暴力

裡面很詳細說明了週日場上的過程,還有籃協做出的反應等等。另外還有一些歷史整理。

看影片說故事

上面是我找到的影片,裡面幾乎是從哨音響的同時開始播放,重播動作又沒有收錄現場聲音,光從裁判舉手的時間,的確非常難判斷出,到底犯規是吹在何守正或者吳岱豪。

如果多看幾次,可以「感覺」得出來,哨音是在何守正那部分就響起,而吳岱豪的確也沒有明顯的犯規動作,所以可以判斷裁判(前導和和中間都有響哨)是吹判何守正犯規。進算加罰的動作非常果斷,我不覺得這部分個誤判,唯一的問題在於,因為後來閻家樺衝進場內抗議,所以被吹判技術犯規(這部分也沒問題),然後裁判似乎忘了剛剛犯規吹在誰身上,也還來不及和記錄台比手號,所以後來就算到了吳岱豪頭上。

這部分,算是錯誤。

情況是,從影片上看來,如果是吹吳岱豪犯規,進算加罰當然沒有問題。閻教練抗議的是如果吹何守正犯規,那應該是啟動前的犯規,所以不該吹進算加罰。不過我怎麼看影片,都覺得當何守正手拉住陳信安時,他正好進入了收球動作,的確應視為連續動作,所以那球吹進算加罰沒有問題,閻教練以球隊立場抗議自然無妨,但是硬要說裁判誤判影響比賽,實在有點太過(不管吹判在吳或何身上都沒有影響,兩者都沒有因此五犯離場)。

裁判難為

根據這則新聞受害裁判:說我收錢是人格侮辱,陳建州賽後和裁判說「到底收多少錢」,這實在太超過,你可以做有證據的指證,但是這種涉及裁判名譽的無證據臆測,怎麼可以出自球隊行銷總監之口?

我從2004年開始拿到第一張執照開始吹比賽,某天在吹A&P比賽時我突然有個心得。我們可能需要花上十年的時間,才能培養出一個好球員,不管是棒球或是籃球,或者是任何運動都一樣,而我們不知道要犧牲掉多少隻球隊,才能夠培養出一個國際裁判。因為我們需要強度足夠的比賽才能夠對裁判養成有足夠的幫助,越緊張的比賽,不只是球員,裁判也能夠學到比較多。此外發生誤判的比賽一定會讓裁判比較記憶深刻,你受傷會讓你的記憶更清楚。

身為裁判,我們常常在比賽中面對球員/教練的冷嘲熱諷,輸球的球隊自然會怪裁判讓他們輸球,贏球的球隊也會怪裁判而讓他們贏的不夠多。這部分本來就是裁判無法逃避的原罪。

籃球規則不管是FIBA或是NBA或是任何一個大型聯盟,都沒有採用電子儀器做佐證的法條,所以當球迷/球評事後透過慢動作重播,輕鬆指摘裁判吹錯時,對於裁判來說並不公平。

但是我說「裁判難為」這並不是說當一個好裁判很難,而是說在SBL,似乎除了裁判自己之外,沒有人會站在裁判這邊。

這次算是剛好裁判真的沒有誤判,而閻教練又做出很誇張的踢人動作,如果很不幸這次有誤判,那大概輿論又會是一面倒的批評裁判。

我相信吹SBL裁判老師都是很有經驗的。請注意,36位SBL裁判中,有多位是具有國際裁判資格,不是隨便就能夠拿到,而如果說FIBA認證,可以吹國際賽事的國際裁判還是被國內的教練球迷嫌到不行,那我們到底該檢討的是裁判?還是?

沒有任何一位裁判敢說他不會吹錯,但是我們球員和球迷,是否該給裁判一個合理的尊重?

延伸閱讀:【邦民來稿】 [SBL] 這就是所謂的「態度」?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