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傳說,給中華職棒的30個備忘錄–第二十七篇:職棒簽賭放水到底要發生幾次?

這兩天的中信鯨球員涉嫌放水案件,又再次讓中華職棒受傷。好笑的是,王建民剛好在今天早上先發出戰老虎,八局丟兩分順利拿下第十五勝,前天則是亞青賽開打,首戰中華對日本,兩位投手聯手無安打完封對手。今天Yahoo的棒球運動新聞幾乎全被王建民的新聞取代,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所以這次放水案件似乎引起的話題沒有之前熱烈。

之前中華職棒抱怨王建民熱潮把球迷吸走,不過現在也是王建民的勝利,讓球迷能夠暫時忘卻中華職棒帶來的傷害。

如果你到棒球維基館搜尋職棒簽賭,可以找到台灣先後兩次簽賭案件的始末,還有一個黑虎事件。球迷都知道大聯盟有黑襪事件,日本職棒有黑霧事件,但是事件爆發後,在聯盟明快的處理之下,從此放水打假球事件絕跡,因為這些人知道,對於運動來說,放水是無論如何不可被原諒的基本原則,是一分為二、非黑即白的最嚴格的道德要求,你誠實,不然你就失去所有球迷、觀眾的信任。

可是我們的球員依然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或者是台灣職棒能夠保障的福利太少,鉅額金錢誘惑下(想想這次曾漢州供出的數字,再比照球員近年來的薪資、福利和球團提供的保障),他們決定放水。也可能是黑道威脅下,所以他們不得不配合。

前者,我說過

我還真的希望讓整件事情鬧得越大越好,讓選手看看放水打假球會有什麼影響,讓聯盟看看他們之前所謂的防賭政策的效果,讓所有的球員都知道在夢幻成真中的玉米田中的聲音「If you built it, he will come」,在現實生活中是不一定會存在的,即便存在,那也是經過漫長近 70個年頭才經過赦免的救贖。

如果球員因為利誘而放水,我真的不知道他們該拿什麼來面對支持他們的球迷。張大哥兩年前談職棒簽賭放水案,用的標題是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難道,職棒聯盟、選手,認為球迷真的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被愚弄嗎?我們只是單純,但我們並不愚笨。

曾漢州、紀俊麟、陳健偉、黃貴裕、鄭昌明。在你們面對球迷的歡呼、支持和閃光燈的笑臉下,你們在想什麼?你們不覺得丟臉嗎?你們不覺得在比賽中放水,對於球迷是一種背叛,對於棒球這種你們從小投入的運動,是種汙辱嗎?

其實不只這幾位,所有在第一次簽賭事件被起訴,被點名的球員,其實我都高度懷疑他們的操守(你知道我有多痛恨張泰山、葉俊璋、黃忠義被點名嗎?你知道我有多心痛他們的紀錄、表現,要蒙上簽賭案件的陰影嗎?),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於現在的中華職棒,已經開始不願意再支持球隊,而改支持特定的球員。我不願意再被背叛,我只能相信鋒哥、大餅、郭總、林英傑、林恩宇這些人。我只能相信年輕球員,相信那些沒有複雜背景、早早出國的球員,真是一種悲哀。

如果是威脅,那球團、聯盟責無旁貸,早就應該要和警方通力合作,讓球員能夠放心打球,而免被威脅,這不也應該是最基本的要求嗎?我不知道政府說出棒球是國球時,有沒有想過,一個職業球員會被黑道威脅的運動,能稱上國球嗎?他們難道不覺得要救職棒,把黑道威脅完全趕出職棒,是最最基本應該要做到的第一件事嗎?

我不知道職棒簽賭放水事件還會發生幾次,他們還要挑戰幾次球迷的耐心、信心,然後回頭喊說球迷都不支持職棒。我不知道聯盟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願意認真的想辦法把黑道暴力杜絕於球場之外,讓他們的球員免被威脅。

我只知道,台灣棒球不會死去,死去的只會是職棒和所有被黑道釘上的職業運動。我只知道,我們依然會歡欣鼓舞去看國際賽,為中華隊賣力加油(但是真的請不要再在國際賽上唱人家亞特蘭大勇士隊的戰斧歌了好嗎?),為王建民加油,為郭泓志復出激動落淚,為胡金龍拿下MVP鼓掌叫好,為在日本打拼的姜建銘、林英傑、林恩宇、吳偲祐加油喝采,但是,我們將沒有職業棒球,沒有一個能夠當我不想看電影、唱歌時,能夠讓我歡樂一個下午或晚上的娛樂。然後台灣的棒球選手,也只能選擇出國或是
打業餘比賽,這一切,該怪誰呢?

這是第二十七天。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