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傳說,給中華職棒的30個備忘錄–第二十六篇:棒球生涯的中斷

這個系列寫到現在,大約從第22篇開始,我就在胡言亂語,將題目帶到「我和棒球」這種小學生的作文題目上頭,然後使勁嚷嚷沒人留言,果然有成效,除了Paul和阿布之外,海哥兒、月鳥以及一些朋友也開始留言了,尤其是月鳥,一口氣就寫了五篇,不愧是去年的戰友,慶功宴當然是一定要的啊。

所以「我和棒球」這個小番外篇也不能永無止盡的這樣瞎掰下去,今天應該會是最後一篇,然後接下來四篇我會回歸到備忘錄這個主題,當作一個收尾(所以題目應該改為:給中華職棒的24個備忘錄..:P)

又是個令人沈痛的夜晚

今天開始寫之前,先來提個最近職棒發生的不是很令人很高興的事情,就是職棒有傳出放水打假球的事件,這次是中信鯨的五個球員。我昨天晚上吃飯時看到新聞,中信鯨領隊開記者會時還表明因為戰力因素,所以會讓球員正常出賽,我聽了著實難過,顯示球團還是有得過且過的心態。

結果今天晚上看Yahoo新聞,發現因為曾漢州和紀俊麟坦承收錢放水,所以已經被開除,而另外三位包括全隊人氣王的鄭昌明,還有陳健偉和黃貴裕則是無限期禁賽,領隊林敏政則以辭職當作自請處分。

這個新聞的感想,我想留到明天再說,這裡我要說得的是,中信這次的處分算是非常簡潔明快,我相信雖然少了這五名先發,對於戰力當然是嚴重的折損,但是球迷不是白痴,會看得出球隊有沒有心思經營,這種果斷的處理,絕對會比拖拖拉拉,不說清楚,然後用各種奇怪理由將球員釋出,更能夠讓求迷信服。

捕手生涯

捕手是我棒球生涯的主力位置,幾乎我沒有收過其他的位置。大學時代系上沒有棒球隊,只有壘球隊,所以我沒參加,反倒是戶研盃時第一次被拉去打壘球。因為慢壘的捕手相對起來不是很重要的位置,所以像我這種有摸過棒球的,就被丟去守三壘,這也是我目前去打戶研盃或是朝陽的慢壘比賽的守備位置。

我覺得配球真的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為你必須要瞭解你投手的能力和當日的狀況,然後去觀察打者的狀況,和他們鬥智。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不但可以動腦、而且必須馬上反應,然後你所想的是否正確,立刻就可以看出結果,就和一種實驗一樣。

我國小死黨的堂弟是左撇子,當分隊時如果我和他一隊,通常他就是我們隊上的投手(我國小同學則通常是另外一隊的投手)。我那時候就發現,左投真的是很大的優勢,配起球來效果真的有不小的差異。

雖然一般球迷都知道,左投剋左打,也就是理論上左投手對於右打來說就沒有特別優勢,但實際上,左投手的出手位置和一般打者習慣的視角左上角完全相反,球得來向也完全相反。完全不需要變化球,光是站得位置,配合上夠精準的控球,只要投得進內外角兩個低角度的位置,即便不強求三振,一般業餘打者也很難打得好。

國中是我打棒球的全盛時期,雖然沒有加入校隊,但是也打了不少的棒球。不過進入高中後,因為校內禁止打棒球,加上外務繁多(真的很多,但都和功課沒關),所以棒球生涯至此暫時中斷。取而代之的則是瘋狂的打籃球。

PS

順帶一提,今天我有跑下去台中企圖看亞青賽的中日之戰,不過因為發生了許多事,我只看到了八局下和九局上,但至少中華隊贏的漂亮,而且看起來黃志龍的表現相當亮眼,希望週三對韓國也能順利贏球,拿下本屆賽事的冠軍




這是第二十六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