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傳說,給中華職棒的30個備忘錄–第二十三篇:回到台北,開始打球

我回到台北唸書的時間是國小四年級的開學一週後。當時台北已經開學,但是基隆還沒有,所以我去上學時,當個轉學生初入陌生環境的痛苦,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總之,雖然我四年級就回到台北唸書,應該是再早一點我就從我爸那邊拿到我人生第一個手套:一個塑膠做的玩具手套。我似乎有拿過這個手套投過球,但是我已經沒有多大的印象,除了報紙棒球、棒球遊戲之外,我對於棒球的記憶似乎就直接跳到五年級去看職棒和加入一隻朋友的球隊。

第一場職棒是我國小死黨帶我去,地點是已經拆除的臺北市立棒球場,比賽是味全對統一,味全先攻,前幾局就拿下四分,羅世幸百分百上壘率,先發是誰,不記得,也不認識。我坐在三壘邊味全的加油區中,和同學及他爸爸、哥哥一起敲打啦啦棒、按著瓦斯汽笛加油。而四比零的歡樂,則是被統一一局一局慢慢饞食回來,沒有到再見安打這麼戲劇化的比賽,但最終味全是以四比五輸球。這是我看的第一場職棒比賽,也是看的第一場正式比賽。

順著我國小死黨的介紹,我在五年級也去上了兒童美語補習班,裡面其實蠻歡樂的,我對補習班的印象已經不是上課的內容,而是班主任(其實我猜大概也沒超過三十多少),有放了一櫃子的課外書,包括全套的亞森羅蘋,這才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而在有次合併上課時,我認識了另外一位朋友。他國小和我念不同的學校,不過他也非常喜歡棒球,他支持的是統一,也加入了獅子軍,身上還有帶著獅子軍的會員卡,那真是讓我覺得超酷的一件事。那時候我連花十元買三個車輪餅都覺得是種奢侈的享受,更何況是一張雖然很酷,但沒有實質幫助,要價兩百元(還是一百五十元?)的會員卡呢?

總之,他支持統一,但我還是和他一起去打球。其實在那之前,我和我國小死黨,就常常放學後去河堤外的草地上打棒球。我們人數非常少,每次大約都僅有四五個人,不過似乎對於打球這件事帶給我們的樂趣一點影響也沒有。就拿著小小爛爛的手套,破破的球,印象中只有我國小死黨家中有球棒(還是木棒)我們就這樣在什麼都沒有的草地上打起棒球。沒有正式球員、沒有正式比賽、沒有觀眾,可能只是傳傳球、揮揮棒,但卻讓棒球這個運動的魅力,越來越深值進我的心中。

這是第二十三天。

3 關於 “夏日傳說,給中華職棒的30個備忘錄–第二十三篇:回到台北,開始打球”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夏日傳說,給中華職棒的30å€‹å‚™å¿˜éŒ„â€“ç¬¬äºŒåå››ç¯‡ï¼šæœ€é »ç¹æ‰“çƒçš„å¹´ä»£ | 抬起尊臀去敲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