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在轉角處遇見–IV

大多時候,我們懷念一個人,並不是直接懷念這個人,而是透過他的動作,他的某些舉動,做過的某些事情,或是某些習慣。比如說我剛剛在整理要去關島的行李,拿起準備帶去的襯衫,抖了抖,看著上面略為明顯的摺痕,我就突然想起我爸。

想起他坐在在剛才我站著的地板上,鋪好地毯幫我燙衣服的樣子,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說以前軍校都要燙三條線。我甚至可以聞到他戒煙前,在燙衣服時順便來一根的味道,還有我看著我的襯衫,怎麼突然就聽見了『我幫你燙三條線』的聲音。

上次我媽叫我把樓上的東西整理一下,要把大部分的盆栽丟悼,還有堆積在樓梯間的雜物順便清掉。我爸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喜歡上園藝。一開始是在陽台外面種點花,然後是樓上陽台,甚至我養的蠶要吃桑葉去樓上拔就好了,偶而還有桑椹可以吃。後來當我念大學時某次上屋頂,才發現原本還可以烤肉的屋頂,已經幾乎變成溫室了。

老爸走了之後,整個屋頂的盆栽也沒人有空照顧。小冰箱上的金魚我們還可以偶而餵餵,換換水,快兩年了,那隻撈到的小魚現在已經長得非常龐大(尤其對照前天在南寮撈到的金魚)。但樓上的盆栽對我們來說就太過沉重了。

其實我沒有真的去搬,我只是去確認要丟的東西,順便把不要的東西搬上去一起丟掉。我開始整理樓梯間的一些雜物,其中有一盒工具箱,裡面放著我爸釣魚的工具;還有一個大冰箱,除了釣魚用之外,以前小時後帶我們全家出去玩則是用來放冰塊和冷飲。

記得曾經有陣子那個地方還堆了一個沒充氣的橡皮艇和塑膠槳,因為以前我們小時候會去玩水;還有一個沒充氣的的兒童用泳池,因為我們以前夏天的時候有陣子會自己在樓上放水游泳。

大概在我國小的時候,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全家出遊。那時候老爸買了一本書,裡面列有當時全台灣許多熱門的景點。彼時還沒有週休二日,所以我們通常都是周日一日往返,最遠不會超過新竹,大部分都是在台北縣到關西之間的景點。

所以那時候我去過座落在林口、桃園附近許多遊樂區,比如說青春谷、明德樂園、小叮噹科學園區之類的地方。其實遊樂區都大同小異,但是我和我哥都玩的很高興,很歡樂的假日。

或者有些時候,我們懶得去翻去查找一些新的地方,我們就會去深坑的皇帝殿。在陰涼碧綠的水池裡面游泳,而我媽和陳阿姨則在岸上烤肉。即便夏日褥熱,但現在想來依然讓我感覺沁涼無比。

整理這些東西好像已經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也不是很確定還有哪些東西。總之我把這些東西慢慢拖到樓上去,然後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我對著這些明明已經變成垃圾的雜物開始掉淚。

我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傷心,但眼淚突然就是停不下來,想起我爸,想起童年,想起他從未缺席的我的童年,想起他的好多事情。突然他的形樣又變得很清晰,讓我好想念他。希望這些盆栽不用丟掉,希望他能夠好好享受生活。越是這樣想,眼淚就越是停不下來,畢竟,他已經走了。

我哭了好久,就在明明還很熱的天氣的屋頂上,對著那些回憶哭泣。眼淚擦乾,日子還是會繼續下去,但就是在某些時候、某些東西、某些事情,會讓我突然想起我爸。想起他陪著我們的每一段日子,和他有點糢糊,卻又令我懷念無比的身影。

歷史上的今天我還寫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 http://blog.roodo.com/bayarea Angela

    Dear Mario,

    看到你思念著爸爸, 這也讓我想起了在天上的父親.

    在他剛離開那段時間, 我常不由自主的掉淚, 也常在夢到他醒來的清晨哭到不能自已…

    於是我問朋友, 到底要多久, 才能走出失去父親的傷痛 ?
    朋友給我的答案是3年.

    她說, 媽媽走的三年內,她也經常夢到她,頻繁到二個星期左右一次。夢裡開始時根本忘了她不在了;再來夢裡看到她會自己知道怎麼可能而驚喜;潛意識裡才慢慢接受這事實。現在不太會夢見了,因已接受了事實。

    要時間的,修復情感的事是沒有捷徑的。

    想哭的時候就哭吧, 但我相信時間可以為你療傷.

  • http://blog.roodo.com/bayarea Angela

    Dear Mario,

    看到你思念著爸爸, 這也讓我想起了在天上的父親.

    在他剛離開那段時間, 我常不由自主的掉淚, 也常在夢到他醒來的清晨哭到不能自已…

    於是我問朋友, 到底要多久, 才能走出失去父親的傷痛 ?
    朋友給我的答案是3年.

    她說, 媽媽走的三年內,她也經常夢到她,頻繁到二個星期左右一次。夢裡開始時根本忘了她不在了;再來夢裡看到她會自己知道怎麼可能而驚喜;潛意識裡才慢慢接受這事實。現在不太會夢見了,因已接受了事實。

    要時間的,修復情感的事是沒有捷徑的。

    想哭的時候就哭吧, 但我相信時間可以為你療傷.

  • http://more-weeping.blogspot.com/ 莫維平

    有時候我覺得記憶,真是一種很玄的事情,在時間的推進下,我們可能忘卻了某些人,不過卻又在something的碰觸,我們想起了某些人,也許無意間聽到了某首歌,或許偶然間見到了某個畫面,那個遺忘的人卻在此刻深深的想起,想起以前的種種,他說過的話,他做過的事,想起了他的一頻一笑,想起了他的一舉一動,然而一切已不復存。

  • http://more-weeping.blogspot.com/ 莫維平

    有時候我覺得記憶,真是一種很玄的事情,在時間的推進下,我們可能忘卻了某些人,不過卻又在something的碰觸,我們想起了某些人,也許無意間聽到了某首歌,或許偶然間見到了某個畫面,那個遺忘的人卻在此刻深深的想起,想起以前的種種,他說過的話,他做過的事,想起了他的一頻一笑,想起了他的一舉一動,然而一切已不復存。

  • http://mario.weblogs.us mario

    Dear Angela
    近來可好?透過你的連結,去看了你的blog,覺得你和Paul的生活真棒。呵

    我其實早已接受這個事實,只是總是在懷念的時候,忍不住為他掉淚。他留給我太多太多回憶,足以讓我一輩子思念。

    謝謝Angela和莫維平的留言。

  • http://mario.weblogs.us mario

    Dear Angela
    近來可好?透過你的連結,去看了你的blog,覺得你和Paul的生活真棒。呵

    我其實早已接受這個事實,只是總是在懷念的時候,忍不住為他掉淚。他留給我太多太多回憶,足以讓我一輩子思念。

    謝謝Angela和莫維平的留言。

  • Pingback: 抬起尊臀去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