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借測這檔事

再次被產品借測搞的滿肚子火,小公司的悲哀還是無奈呢?

和廠商借產品,當然是需要排隊,有些時候剛好有產品,有些時候就是要等。打通電話寄封email產品就送來當然很爽,不聲不響沒個回應也是常有的事,但有些時候還是會被搞的滿肚子火。

最難借的產品,是現在最火熱的數位相機,尤其是C牌的代理商,難借到爆,而且每次都會打馬虎眼,滿口說好,但最後還是沒個下文。另外雙P則是從來沒借到過,一家明明就有原廠在台灣,但是還是很難借,另外一家也是代理商,一開始也是打馬虎眼,但在去年趴趴走之前,我拼命打電話去騷擾,最後終於和我說,沒打算借我,也算是逼出實話了。

現在可好,連之前還算友好的兩家國產NB廠都開始變難借了,一家是因為上次寫了他們不滿意之後,再提借測時,和我說他有點害怕,好吧,既然會怕,那就去怕吧,反正行銷錢多,要去雜誌買位置也很容易,我無妨。另外一家三月初和我說排入借測清單,四月底和我說五月初,早上詢問,竟然還和我說不是說好五月底嗎,我怎麼還和他的老闆說都沒拿到機器。

看的我七竅生煙,莫名奇妙,當初媒體公關聯絡人沒換人時,我要什麼有什麼,現在是怎樣,從去年年底說要借測產品,結果,三催四請才借我一台MP3隨身聽,千拜託萬拜託總算借了我一張顯示卡幾天,到底是台灣的媒體有多到這種程度,還是我們公司小到某種程度?

我很氣,但維持了理智繼續拜託,總於在下午拿到一台機器,另外一台專題要用的,還是沒辦法,一急,又寫了拜託信給該公司的媒體公關聯絡負責人,剛剛終於非常客氣的打電話來和我說他們會想辦法橋出來,如果有辦法的話,盡量在週二早上給我(我們周三要做專題),不行則是在這週和我們連絡。

我氣的不是產品不借我,而是如果不借,不用這樣打馬虎眼,像某P相機廠商的代理商一樣來直的。我氣的不是把我排很後面,而是根本就沒有排進去,還口口聲聲說已經排進借測清單,最好是排進去啦,然後每家都測過一輪了,還跟我們說還有別家在排(某N相機廠商的代理商的某中階DXXR)。

你可以不借我產品,但請直接和我說;你可以把我們排比較後面,但也請和我說我排在什麼時間;我可以理解先送月刊,月底送網路這邊,但都已經月底了,還跟我說要排,這倒底是什麼意思?

我不爽的是呼嚨我,我不爽的是和我打哈哈,不爽的是三催四請,最後還是沒個下文。

反正我們不大,我認了,不過放心,就算我們成長到夠大,我也不會拿俏,這種關係本來就是互動,我覺得根本沒啥好拿俏的,大家彼此幫忙而已。

原本我們不是很在乎拿到產品的時間,但因為明天晚上要去SQ,想要借點產品,卻一直拿不到想要東西,有點悶而已。

4 關於 “關於借測這檔事” 的評論

  1. Dear Mario

    其實這不是拿翹,
    若設身處地替那些行銷人員想一想,
    他們也很難做,一個小型行銷專員要借出一台機器,就得負擔這台機器包括運費、耗損成本,
    還有萬一評價不好的行銷成本。

    他們也知道媒體喜歡「客觀」的評價,
    所以他們也會評估,萬一負擔這些成本,
    但反而得到不好的評價,
    那沒有人會願意繼續當傻子的。

    有人說,要有這些客觀的評測,
    廠商和產品才會進步。

    理論上是這樣是,沒錯,但實際上呢?

    一個負責借測的小型行銷專員(一般會做這個都比較菜)有多少權力?

    想想看,當他把媒體的負面評價回報PM,
    可能被PM罵不懂成本,
    回報給老闆,老闆說,你說的我也知道,
    但花錢請你來就是要改變媒體的看法,
    要是產品一級棒沒得挑,
    我還要你這行銷專員幹嘛?

    而且幾乎所有老闆看這些行銷專員的績效,
    都是看他們能拿到多少正面評價,
    如果你是行銷人員,常借給某家「客觀」的媒體,
    但卻總是拿到「客觀」的評價,然後你被老闆/PM圈圈叉叉,那麼你會怎麼做呢?

    這就是為何有些只講好話的勸敗網站更行銷人員受歡迎的主因,因為這些勸敗文可以保證正面的評價,又不用背負客觀這個原則。

    anyway,
    借測是門藝術,
    呼嚨和打哈哈則是往來之間的buffer,
    為了是讓彼此都有餘地,
    講太白只會降低彼此日後合作的可能性,

    產品評測其實很簡單,
    這世界上有太多技術高手了,
    但要寫出來要對你好,對廠商好,對讀者也好就很難,水清則無魚,
    我這樣說不是要放棄原則,
    只是要說,和廠商往來就像跳雙人華爾滋,
    這之間需要很多默契阿。

    以前好像沒機會對你說這些,
    加油喔,別氣,
    多去跟這些基層行銷人員聊聊,
    有時候你收穫會更多。

    J.W.

  2. Dear Mario

    其實這不是拿翹,
    若設身處地替那些行銷人員想一想,
    他們也很難做,一個小型行銷專員要借出一台機器,就得負擔這台機器包括運費、耗損成本,
    還有萬一評價不好的行銷成本。

    他們也知道媒體喜歡「客觀」的評價,
    所以他們也會評估,萬一負擔這些成本,
    但反而得到不好的評價,
    那沒有人會願意繼續當傻子的。

    有人說,要有這些客觀的評測,
    廠商和產品才會進步。

    理論上是這樣是,沒錯,但實際上呢?

    一個負責借測的小型行銷專員(一般會做這個都比較菜)有多少權力?

    想想看,當他把媒體的負面評價回報PM,
    可能被PM罵不懂成本,
    回報給老闆,老闆說,你說的我也知道,
    但花錢請你來就是要改變媒體的看法,
    要是產品一級棒沒得挑,
    我還要你這行銷專員幹嘛?

    而且幾乎所有老闆看這些行銷專員的績效,
    都是看他們能拿到多少正面評價,
    如果你是行銷人員,常借給某家「客觀」的媒體,
    但卻總是拿到「客觀」的評價,然後你被老闆/PM圈圈叉叉,那麼你會怎麼做呢?

    這就是為何有些只講好話的勸敗網站更行銷人員受歡迎的主因,因為這些勸敗文可以保證正面的評價,又不用背負客觀這個原則。

    anyway,
    借測是門藝術,
    呼嚨和打哈哈則是往來之間的buffer,
    為了是讓彼此都有餘地,
    講太白只會降低彼此日後合作的可能性,

    產品評測其實很簡單,
    這世界上有太多技術高手了,
    但要寫出來要對你好,對廠商好,對讀者也好就很難,水清則無魚,
    我這樣說不是要放棄原則,
    只是要說,和廠商往來就像跳雙人華爾滋,
    這之間需要很多默契阿。

    以前好像沒機會對你說這些,
    加油喔,別氣,
    多去跟這些基層行銷人員聊聊,
    有時候你收穫會更多。

    J.W.

  3. 其實我並不是非常在意,只是被呼嚨到有點不爽而已,之前和C牌的相機搞了超久也才借到一台,習慣了吧。

    我完全能理解這些行銷的心態和做法,但理解和認同是兩回事,我認為行銷的確很重要,但我覺得那種把垃圾講成黃金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很糟糕的。

    賺錢是一回事,昧著良心賺錢又是另外一回事,這麼說或許太超過了,但我並不覺得我上次講的有錯,一個自己不願意買的東西,不敢推薦給親朋好友的東西,你憑什麼要求別人買?

  4. 其實我並不是非常在意,只是被呼嚨到有點不爽而已,之前和C牌的相機搞了超久也才借到一台,習慣了吧。

    我完全能理解這些行銷的心態和做法,但理解和認同是兩回事,我認為行銷的確很重要,但我覺得那種把垃圾講成黃金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很糟糕的。

    賺錢是一回事,昧著良心賺錢又是另外一回事,這麼說或許太超過了,但我並不覺得我上次講的有錯,一個自己不願意買的東西,不敢推薦給親朋好友的東西,你憑什麼要求別人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