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小說三部曲–針的誘惑、綁架遊戲、華麗的誘拐

最近幾乎都在看日本推理小說,除了宮部美幸之外,比較常看的東野圭吾、土屋隆夫都剛好有一本講綁架事件的小說,加上西村京太郎的華麗的誘拐,構成了我最近閱讀表上的綁架三部曲。

原先第一篇review應該是談宮部美幸的火車(又譯殺人信用卡),不過擱在那邊沒動一陣子,加上剛好連看了三本關於綁架的小說,乾脆就把三本小說當作三部曲來討論好了。

我對於日本推理小說並沒有太大的興趣,起因還是詹宏志的謀殺專門店中,曾非常清楚的講說,他將不會選日本小說進入他101的書單中,主因是日本推理小說中當然也有非常好看的小說,但在歷史的重要性上卻不足以成列於書單上,所以謀殺專門店雖然已出了100本(其實應該算101本了,但上市特賣書昆恩的靜默世界的編碼未在其中。),日文推理小說,依然一本也沒出現。

說是詹宏志,但實際上也有一個原因是,日文推理比較早且大量的引進,但很多書都是在沒有版權的年代時出版,現在想要有概念有系統的閱讀日文推理反而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臉譜近年來有計劃的將近代知名的歐美作家引進,卜洛克的系列甚至已經快要出齊了,所以我看歐美推理的時間和數量,對於歐美推理的脈絡和認知也遠遠大於日本小說。

不過在去年的國際書展,我的預算比較充裕(因為開始工作了),所以不但補齊了臉譜許多的小說,也順便帶了好幾本小知堂出的有栖川有栖,還有商周出的幾本日文推理小說,加上前一陣子金石堂網路書店辦了一個月的推理小說名家特賣活動,我的書架中日本推理小說開始佔有了一些空間。

在目前商周的推理小說系列中,土屋隆夫、東野圭吾和宮部美幸的量佔得不少,所以我目前對日文推理認識最多的也是這三個人,加上新雨出的兩本西村京太郎的小說,這就是我目前擁有的日文推理小說。

我對於日文推理的脈絡和演進還不是很了解,但歷史這種東西往往都是重複的,歐美推理從古典衍繹出冷硬派,日文推理也從本格派分支出社會派,不過冷硬派/社會派這種推理小說,很多時候都會違逆類型小說讀者對於推理小說的期待,看久了,可以想見本格派的復興。

我喜歡謎題,但對於猜兇手並沒有鬥智比賽般的偏執,加上史卡德系列的洗禮,所以我對於推理小說的容忍度越來越高,即便僅是一個非常鬆散的推理小說架構,只要好看,我都可以看的非常高興。

綁架這個題材嚴格來說並不是非常適合拿來寫本格推理,倒是比較適合拿來寫驚聳小說、冒險小說或是拍成動作電影。不過在我擁有的五個日本推理小說作者中,卻有三個以不同的方式以綁架寫了一本小說,而如果把宮部美幸的LEVEL 7也算進,那應該就是四個了。

華麗的誘拐是最後看完,我個人認為和綁架遊戲都非常適合改編成電影,只是綁架遊戲改成電影可以小而精緻,甚至是低成本、獨立製作即可完成,重點應該在於裡面每個角色鬥智的過程和複雜的內心戲。但華麗的誘拐非得是好萊塢等級大製作,要有爆破(還不只是一點而已),有槍林彈雨,有濃厚的不真實感,不這樣,無以顯其華麗。

華麗的誘拐和綁架遊戲的精彩絕對不在話下,不過這種動作冒險小說,終究是有一定脈絡可循,雖然西村和東野已經是極盡劇情峰迴路轉之能事,但我還是在結束前,就大致可猜到結尾是什麼,這無損於故事的精彩,但卻讓看慣馬修/千草喃喃自語的我,不禁感到有點太過刺激。

我的確比較熱愛千草檢察官的系列,但其實我喜愛檢察官的程度,卻還不及那位喝起酒來一定要唱:「檢察官百歲、我九九」的警部,那種至情至性的豪爽,是一種令人難以割捨的魅力,彷彿就是那位在女法醫史卡佩達中外表粗獷的大個兒警察(我又忘了名字…)。

說一個好的故事和把故事說好,是每個優秀的小說家都具備的本事,而這三本小說絕對都會讓你拿起來就無法輕易割捨。同樣的事件型態(綁架),但確有三種不同的寫法,而不論哪一種,都會給你非常充分的閱讀樂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