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weaver Cookies

雖然我用DW的年份沒許多前輩來的資深,僅從2.0涉入,不過對DW的良好印象一直沒改,從bob那邊得知這張DW的餅乾….恩….可以不要吃,拿來當飾品嗎…哈哈

Dreamweaver Cookies

Dreamweaver Cookie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pple+D.

雖然我用DW的年份沒許多前輩來的資深,僅從2.0涉入,不過對DW的良好印象一直沒改,從bob那邊得知這張DW的餅乾….恩….可以不要吃,拿來當飾品嗎…哈哈

期待在轉角處遇見–III

過了兩個月的現在,我已經不太記得當初在救護車上痛哭時口中呢喃的是什麼,但當我閉上眼睛,慢慢回想之後,我彷彿又坐在黑夜中奔馳在中山高的救護車上。很強的冷氣,低聲的呼喚,和不斷落下的無盡淚滴。

過了兩個月的現在,我已經不太記得當初在救護車上痛哭時口中呢喃的是什麼,但當我閉上眼睛,慢慢回想之後,我彷彿又坐在黑夜中奔馳在中山高的救護車上。很強的冷氣,低聲的呼喚,和不斷落下的無盡淚滴。
閱讀全文〈期待在轉角處遇見–III〉

嗜血的媒體,這次我並不痛恨你們

這兩天一下子看了許多關於職棒簽賭案的blog,很明顯,大家都是愛棒球的,大家的論點也都比較集中在反賭和嗜血電子媒體亂七八糟的報導,但我心中不好意思大聲說出口的,是這次我並不太痛恨媒體糟糕的報導。

這兩天一下子看了許多關於職棒簽賭案的blog,很明顯,大家都是愛棒球的,大家的論點也都比較集中在反賭和嗜血電子媒體亂七八糟的報導,但我心中不好意思大聲說出口的,是這次我並不太痛恨媒體糟糕的報導。
閱讀全文〈嗜血的媒體,這次我並不痛恨你們〉